信托業轉型的邏輯與路徑

時間:2021/10/22 14:16:10用益信托網

2021年末資管新規過渡期將結束,在資管新規全面實施及“兩壓一降”的嚴監管形勢下,信托行業的轉型已經迫在眉睫。如何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打造“第二增長曲線”,將是每個信托公司都需要深入思考的重要課題。當前,信托公司亟須理清行業轉型的底層邏輯,并結合自身發展的實際情況作出方向和路徑選擇。


信托公司轉型的邏輯 契合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政策導向


當前,信托行業以非標債權及通道為主的業務模式正面臨嚴峻挑戰,要解決微觀經營層面可持續發展的問題,最根本的是要以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指引,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適應經濟增長模式轉變及產業升級需要,推動業務、產品及服務的轉型創新。


2019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指出,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以金融體系結構調整優化為重點。而金融體系結構調整優化的關鍵是要大力發展資本市場,提高直接融資占比,有效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


相比于銀行、證券公司,信托是金融體系中最具靈活性、創新性的金融機構,能整合運用多種工具解決資金供需雙方在風險、期限上不匹配的矛盾,在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大有可為。我國資本市場已進入重大發展戰略期,未來必將成為企業投融資、居民財富管理的重要場所,標準化資產的增長潛力巨大,居民資產配置向金融市場轉移將是大勢所趨。未來信托公司要更多地以投資銀行、資產管理者、機構投資者的角色參與資本市場投融資,將居民儲蓄轉化為對金融市場的投資,助力直接融資發展。


順應市場和客戶需求的變化趨勢


隨著社會財富的持續積累,有效實現財富的保值增值及傳承已經成為滿足人民群眾對于美好生活追求的重要基礎。我國已連續兩年實現人均GDP超1萬美元,從“十四五”規劃實施到2035年的15年,是我國經濟轉型升級,從中等收入國家向高收入國家行列邁進的關鍵期。如果我國經濟能夠依托創新驅動在未來15年實現4.8%~6.3%的年復合增長,人均GDP達到2萬~2.5萬美元,那么我國的居民財富也將同步穩定增長,實現存量翻番。


財富蛋糕的持續擴大將為資產管理及財富管理機構的發展提供豐沃的土壤。這意味著信托公司要充分把握這一機會,順應市場及客戶需求的變化,培育為客戶賺取持續穩定收益的資產管理和資產配置能力。自2017年至今,資管市場的競爭格局已經發生深刻變化,具體體現為公募基金、私募證券及股權基金都實現了規模翻倍以上的增長,而券商資管、信托、基金子公司的規模則出現了顯著的下滑態勢,居民財富向證券投資、股權投資轉移的趨勢明顯。對于信托公司而言,未來無論是在資產管理的產品輸出端還是財富管理的服務端,都應該準確把握居民財富配置方向及結構的變化,升級業務模式,提升專業能力,優化業務和產品結構,通過“騰籠換鳥”煥發新生。


借鑒其他國家和地區信托業務發展的經驗


信托在中國的發展只有短短40年時間,但美國、日本等國家信托的歷史都長達百年以上,可以對我國信托業發展提供借鑒。


在商事信托最發達的美國,信托在金融體系中發揮過融資、資產管理、提供事務性服務等多種功能。美國開展信托業務的主要是商業銀行設立的信托部門、信托分支機構、信托服務辦公室以及信托公司。信托業務主要包括信托賬戶資產管理、托管及保管、信托基金管理三大類,為個人、公司及機構客戶提供資產管理及相關的事務管理服務,不再直接提供融資。在日本及我國臺灣地區,信托業也曾經扮演過中長期融資提供者的角色,但其功能重心最后都從以融資為主轉變為以提供資產管理及相關的事務性服務為主。


從海外信托業的發展來看,信托業的功能與所在國家的經濟發展階段及金融體系結構有著密切的關系。美國和日本實行混業經營,銀行可兼營信托業務,美國的信托公司可申請銀行牌照,日本的信托公司在政府推動下轉型為信托銀行,但不管如何,“受人之托、代人理財”一直是信托最核心的金融功能,無論未來中國金融體系如何變遷,信托業的發展都不能脫離這一核心功能。


信托公司轉型的路徑選擇


信托業在過去十余年里的快速崛起得益于有效把握住了中國經濟持續發展背景下,資金需求旺盛、居民財富不斷積累、理財需求蓬勃興起的機遇。未來行業要實現可持續發展,必須要找準自身在金融體系中的功能定位,適應新發展階段實體經濟及人民群眾對金融服務提出的新要求,進一步豐富產品及服務。


做真正的實業投行


信托公司一直被冠以“實業投行”的稱號,其主要原因是信托公司可通過資金信托計劃直接為實體企業提供各種形式的債權融資,但實際上此類業務擔當了信用創造中介的角色,是類銀行信貸業務,而非真正的投行業務。從投資銀行的定義來看,投資銀行是專門針對工商企業辦理有關投資業務的銀行,主要業務包括為工商企業發行股票、債券提供發行承銷服務,對股票、債券進行直接投資,為企業改組并購等活動提供服務等。


在過去十余年里,融資信托憑借資金運用方式靈活的優勢較好地填補了實體經濟資金需求缺口,起到了拓寬融資渠道的作用。但是,在經濟結構調整期及金融去杠桿周期疊加的壓力下,異化為類信貸業務的融資信托在過去十余年里累積的風險已經在加速暴露。基于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考慮,監管機構提出要逐步壓縮融資類信托業務規模,以利于行業的長期穩定發展。基于以上原因,未來信托公司應積極擁抱監管導向,在準確把握宏觀大背景及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核心目標的基礎上,積極謀求業務轉型。


信托具有業務領域橫跨實體經濟及金融市場、資金運用方式靈活的優勢,在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質效方面有很大的潛力可挖。在大力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提升直接融資占比的背景下,信托公司可發揮自身優勢,積極拓寬業務領域,推動業務模式的優化升級,從簡單提供債權融資向開展投行、投資類業務轉型;從過去單一的放貸向綜合運用股權、債權、股債結合、“夾層”以及資產證券化等多種金融工具為客戶提供綜合投融資服務轉型;從被動控制風險向積極管理風險、創造價值轉型;從影子銀行轉變為真正的實業投行。除了不能開展公募承銷業務,信托公司可組合運用多種金融工具,通過“非標”與“標”、投與貸聯動來滿足企業在生命周期不同階段的融資需求。當然,做實業投行會對信托公司的專業能力提出更高要求,需要深入理解產業、深耕產業,密切跟蹤產業鏈上下游,培育資產發現、資產定價、價值創造和價值實現的能力。


做特色的資產管理機構


在資管新規全面實施及融資信托業務長期壓縮的背景下,信托公司必須重新審視自身在大資管市場中的定位,積極推進向投資管理領域轉型,提升主動管理能力,并與其他各類資管機構開展差異化競爭,成為真正專業的資產管理機構。


從境外來看,資產管理機構主要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傳統資產管理機構,主要專注于股票、債券等標準化資產的投資管理;第二類是另類資產管理機構,主要投資于對沖基金、私募股權、房地產基金等另類資產。對于信托公司的路徑選擇,筆者認為,這需要結合自身的資源稟賦及能力來進行分析。信托公司固然可以通過積極引入投研團隊、組建專門業務部門來大舉進軍資本市場,與公募基金、券商進行正面交鋒,但是我們必須看到,公募基金、券商已深耕資本市場20余年,有著專業的投研團隊、成熟的運營及風控體系,投資者風險教育也已普及深入,管理規模趕超信托,成為居民配置證券理財產品的首要選擇。信托公司從自己擅長的非標賽道上跑到標品賽道上去比拼,實現彎道超車的難度是比較大的。正因為如此,信托公司不能簡單地照搬基金的發展路徑,而是應利用自身的靈活性特點,發揮“投行+資管”的協同優勢與其他資管機構進行差異化競爭,通過創設特色的、覆蓋不同風險收益特征的產品線,滿足客戶的資產配置需求。


一方面,信托公司應積極擁抱資本市場,提升主動管理能力,逐步構建完善包括現金管理、固定收益、“固收+”、FOF/TOF(投資于基金的基金/投資于基金的信托)在內的基礎凈值型證券產品線,并依托組合開展“投行+資管”業務的優勢,打造自身的特色產品,建立細分領域的競爭優勢。由于可開展投行業務,信托公司不應局限于金融市場已有標準化資產的組合投資,而是可以主動挖掘并創設資產進行投資。比如,在“固收+”產品中,在債券作為底層資產的基礎上,信托公司可以通過配置非標以及非標轉標的資產支持證券(ABS)、資產支持票據(ABN)、私募債以及證券信托的優先級份額等稀缺的高息資產來增厚投資組合的收益,同時在“+”的部分,還可通過引入權益、量化中性等領域的優秀管理人來創造超額收益。信托公司也可以充分利用自身跨市場投資、連接金融同業機構以及作為運營服務平臺的優勢,與私募基金、券商合作開展TOT、TOF等資產配置型業務,通過打造專業的大類資產投研體系和基金評價體系,逐步培育主動配置能力,為客戶把握機會、創造價值。


另一方面,信托公司也可以對標境外優秀的另類資產管理機構,通過運用多種金融工具開展專業化投資運作,為客戶提供房地產基金、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基礎產業基金、REITs等另類資管產品,豐富一籃子資產配置組合,打造為客戶提供“證券+另類”資產配置的特色優勢。通過在資管價值鏈中扮演更高端、更積極的角色,實現盈利模式從賺取利差向獲取資產管理費收入及超額收益分成的轉型升級。對于信托公司而言,業務模式從融資類業務為主向投資業務為主轉變,需要擺脫類信貸業務下固有的防守型風控邏輯,以挖掘各大類資產的投資機會為核心驅動,提高相應的專業研究能力并完善投資決策體系,成為積極的價值發現者、價值實現者和風險管理者。


做高精專的私人財富管理者


作為一種財產管理制度,信托在幫助客戶實現財富保值增值及傳承上具有天然優勢。這一方面是因為信托在財產獨立性、風險隔離、靈活性及架構穩定性方面具有制度優勢;另一方面是因為信托兼具財產管理和財產轉移的雙重功能,且信托財產的類型不局限于貨幣資金,還可以是股權、不動產等其他財產形態,可滿足客戶多樣化的財富管理需求。


從世界范圍來看,商業銀行、私人銀行、投資銀行是高端財富管理市場的主流金融機構,以美國北方信托、紐銀梅隆信托銀行為代表的信托機構也在其中占據一席之地。從國內來看,經過近十年在資管市場上的打拼,部分信托公司在高凈客戶、渠道、人才團隊及品牌等方面都積累了一定的資源優勢,具備了向高端財富管理機構升級的基礎。


財富管理強調以客戶為中心,從客戶需求出發,為客戶提供定制化、個性化的財富規劃和資產配置方案。我國信托公司要在財富管理市場站穩腳跟,還需要致力于提供高端、專業、精品服務,構建以資產配置為核心的客戶營銷管理體系、產品體系、財富顧問體系、研發體系,滿足客戶全生命周期的財富管理需求。具體來說,在客戶營銷管理體系構建中,要對客戶拓展渠道、客戶分層分級進行精細化管理;在產品體系構建中,要依托內外部資源構建能有效滿足客戶資產配置需求的產品平臺,拓展產品和策略豐富度;在財富顧問體系構建中,要打造專業服務團隊,為客戶提供量身定制的資產配置方案;在研發體系構建中,要重點開展大類資產研究、策略研究、產品評價研究等。此外,依托信托制度的優勢以及信托業務的靈活性,信托公司還可為客戶提供包括賬戶管理、財產安全保障、財富傳承、公益慈善等在內的綜合財富管理服務,全方位滿足客戶的需求。財富管理業務積累所形成的客戶資金沉淀對于信托公司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信托公司應努力構建相比于銀行、證券、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的特色化優勢,打造強有力的財富管理品牌。


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默頓和茲維·博迪曾提出,對不同經濟體、不同時期金融機構的分析框架應立足于功能視角,而不是機構視角。對于信托公司個體而言,以上功能定位的選擇,既可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也可以實施綜合性的拓展。無論未來金融體系如何變遷,信托業的轉型都需要立足于核心功能,積極變革以響應時代召喚、肩負時代使命。




作者:鄧 婷
來源:中 國 金 融 雜 志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