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信托非標何去何從:追逐高收益手段層出不窮,北交所或成新“蓄水池”

時間:2021/11/17 13:58:24用益信托網

在無風險利率不斷降低和剛性兌付打破雙重擠壓之下,以信托產品為代表的國內龐大的非標資產正面臨著一輪新的資金大挪移,但如何承接非標產品到期資金,成為線下眾多資管機構頭疼問題。而隨著北京證券交易所(下稱“北交所”)的開閘,市場上萬億非標資產似乎尋找到了一條新的高收益路徑。


11月15日,作為承接原新三板精選層的北交所正式開市交易,初期81只股票交易表現亮眼,首日成交額接近百億元。


“今年以來,我們每個月都有30億元左右的非標產品到期,但直到現在市場上也沒有一款合適的產品策略承接上述高凈值客戶資金。北交所的開閘應該是對接這部分資金的一個渠道,但是到期資產非常龐大,北交所如果想像滬深交易所那樣成為一個新的‘蓄水池’,可能還需要時間。”11月16日,上海一家私募機構合伙人丁凌(化名)對本報記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此前發布的數據顯示,到今年6月末,信托行業資產規模為20.64萬億元,同比下降3.02%,而截止到今年9月底,信托市場資金在三季度減少了數百億。越來越多非標產品到期不續,導致信托公司等資管機構面臨日益嚴峻的資產規模流失壓力,但規模龐大非標產品到期資金投向何方,也成為業內關心的話題之一。


北交所的蓄水池功能


現在市場上到底有多少到期不續的非標資產,業界也沒有精確的數據,當前,前幾年的信托產品到期后不續購成為今年下半年以來的常態。


“不少高凈值客戶在非標產品到期后,就不再繼續認購我們的產品,事實上今年信托產品的收益也沒有特別亮眼的,自然也無法得到客戶的認同,而且在打破剛兌的前提下,任何一只產品都不會跟客戶承諾預期收益。因此,現在很多客戶都得在曾經的老產品中選擇,但是過往的老產品跟地產、城建掛鉤的很多,在地產調控嚴厲之下,這些產品莫說收益,能夠保本就已經不錯了。眼下最大的出路也只有資本市場了,無論是上海的科創板還是新三板更換門庭后的北交所,都為當前的非標資產打通投資出路。”11月17日,上海一家大型信托機構產品部負責人徐凌云也對本報記者坦言。


與以往的信托產品等非標資產年化8%左右的穩健型保本收益相比,伴隨著資管新規的落地,市面上甚至已經找不到高于6%的無風險理財產品了。但是對于高凈值人群來說,尋求高收益顯然是財富保值增值的第一要義。


“現在買房受限,非銀機構的理財產品風險也比較大,前兩年信托市場、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產品的連續曝雷讓一批高凈值客戶對他們失去了信心。股票類的權益是基本配置,這是不用說的,只是配置比例多少而已。北交所的股票我會關注,但是介入多少還是看市場表現;如果通過其它機構配置北交所股票,現在市面上的資管產品還不是很多,也要看收益表現。”對此,上海一位高凈值人士夏萍(化名)告訴記者。


在夏萍看來,對于高凈值人群來說,北交所的投資渠道目前只是個人試水,一來標的太少,另外在標的質量、交易機制、投資人數量等方面相比于滬深市場而言均不在一個數量級,市場上的衍生投資品也不豐富。


事實上,隨著越來越多非標產品陸續到期,未來資管機構所面臨的上述挑戰將更加嚴峻。為了承接逾萬億非標產品到期資金,資管機構紛紛各顯神通,包括引入FOF產品、“固收+”產品替代原先的非標產品。


在受訪時,丁凌也表示,盡管非標產品逐步退出市場,但高凈值客戶依然希望能獲取類似非標資產的低風險高回報。多數高凈值客戶仍然渴望獲取逾10%的年化回報,但他們只能容忍產品凈值波動幅度不超過5%;此外約20%受訪客戶不希望看到產品凈值低于1元。


“經歷一年多的嘗試,我們發現無論是FOF產品,還是固收+產品,都存在著各自的局限性。不少高凈值客戶感慨FOF賺錢,自己卻不賺錢;二是眾多高凈值客戶抱怨固收+產品實際回報低于此前的非標產品;很多FOF產品側重追求相對收益,即投資業績跑贏行業平均水準,未必能滿足他們對較高絕對收益的訴求。”上海一家主推量化交易的私募機構副總許瑩穎告訴本報記者。


目標策略或將興起


高凈值客戶的收益預期與實際產品收益的差距,造成了當前非標資產的“尷尬”局面,即使眾多資管機構千方百計提升產品收益率,如“固收+”和“FOF”兩類在今年都未能滿足市場的心理需求。


“去年底,我們引入固收+產品,既有底層債券資產的穩健回報,又能通過權益類投資博取超額回報,初期的時候部分固收+產品標榜自己能實現年化逾8%回報,令眾多高凈值客戶心動,紛紛將非標產品到期資金轉投其中。但是今年一季度后市場客戶發現固收+產品沒能兌現承諾;而另外一類FOF的產品至今年以來運作的絕對收益約為6%,現在一年馬上就要結束了,要想實現去年銷售時候達到年化10%的業績承諾,恐怕也很難,因此客戶對非標收益都不太滿意。”丁凌表示。


而記者也從市場上多方采訪了解到,當前國內資管圈內還在尋找新的目標策略產品——既能創造令高凈值客戶滿意的絕對收益,又能通過多元化配置最大限度降低產品波動性以符合“低風險”特征,甚至將它視為承接逾萬億非標產品到期資金的新選擇。


“引入歐美流行的各類絕對收益策略產品進行本土化調整,希望它能成為非標產品的理想替代者。在歐美市場,近年越來越多大型資管機構開始紛紛引入作為理財產品的底倉資產配置策略。究其原因,是越來越多歐美高凈值客戶與機構投資者發現,當各類基金產品投資策略越來越追求風險控制與風險對沖,往往會錯失眾多投資回報機會,導致基金產品投資回報持續下滑。因此他們希望資管產品能改變投資邏輯——先確定一個合理的收益目標,再通過多元化資產配置實現收益目標同時,盡可能降低投資組合波動性與投資風險。” 許瑩穎分析指出。


不過在諸多業內人士看來,要找到這類產品,難度不小。畢竟收益、風險和流動性是不可能三角,各家資管機構都在不遺余力地挖掘,很大程度考驗著資管機構的產品研發、投資策略研發、風控實力、經營理念等多方面能力是否跑贏業界。


“目標策略要成功落地并得到市場的認可,仍面臨多項挑戰。究其原因還是國內現在的投資策略不夠豐富,導致目標策略可使用的子策略類型受限,可能加大收益目標的實現難度;其次當前的資本市場的風格變化太快,投資團隊很難能長期持久的跟蹤到熱點板塊;第三客戶對于短期絕對收益的過分追求導致與投資管理團隊之間也容易存在沖突,容易出現資金撤回的紛擾事件。比如A股很多熱門股票年化波動幅度達到40%-50%,這意味著即便再卓越的投資策略,也面臨底層資產高波動性風險,很容易導致整個投資組合遭遇未知風險,這也是目標策略在中國能否持續實現目標收益的一大考驗。”丁凌指出。


作者:胡 金 華
來源:華 夏 時 報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