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累計交易額已突破600億元 智能合約或將成為重要發展方向

時間:2022/01/02 08:48:56用益信托網

自試點以來,數字人民幣的覆蓋面與可得性持續提升。截至今年10月22日,我國已累計開設數字人民幣個人錢包1.4億個,企業錢包1000萬個,累計交易1.5億筆,交易額近620億元;已有155萬商戶可支持數字人民幣錢包。


“回顧今年數字人民幣的試點進程,年初是由政府與央行負責牽頭,指定運營機構與2.5層運營機構為輔,配合政府與央行進行推廣。但在今年3、4月份以后,明顯感覺到試點步伐提速,運營機構肩負起更多推廣職責,央行更多是在監管上把關。”業內人士表示,一方面,相較于年初以消費紅包為主,目前的試點場景愈加豐富,涉及到線上、線下以及to C、to B的場景數量越來越多;另一方面,參與推廣的機構主體有所增加,包括大型央企、線下店鋪、傳統第三方支付機構也參與其中。


展望未來,人民銀行2022年工作會議指出,將穩妥有序推進數字人民幣研發試點。全國多地也紛紛表態,積極參與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工作;如上海、海南等已開展試點的地區表示,將繼續推進數字人民幣在當地的試點,并支持重點區域的先行先試;而浙江、天津、福建等多地發布的政策文件亦提出,“將積極爭取數字人民幣在當地試點”。


在政策的大力支持下,可以預見的是,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工作將繼續穩步推進,在確保安全與合規的前提下,促進業務模式與應用場景的持續創新。


試點范圍擴面增量 跨域聯動成為關鍵詞


自開啟試點以來,數字人民幣的應用范圍持續擴大,落地場景逐漸豐富。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在“香港金融科技周2021”活動上表示,截至2021年10月22日,已累計開設數字人民幣個人錢包1.4億個,企業錢包1000萬個,累計交易1.5億筆,交易額近620億元。


根據此前央行發布的《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截至2021年6月30日,開立個人錢包2087萬余個、對公錢包351萬余個,累計交易筆數7075萬余筆、金額約345億元。


QQ截圖20220102084637.png


通過以上兩組數據對比可見,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內,數字人民幣在錢包開立數量、累計交易筆數與交易金額三個方面實現了大幅增長,覆蓋面與可得性持續提升。


從“4+1”先行到“10+1”拓展,目前數字人民幣的試點省市已基本涵蓋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中西部、東北、西北等不同地區。在場景建設方面,基于零售支付的定位,試點地區持續推進數字人民幣C端應用場景的創新工作。綜合來看,從以往高頻的批發零售、餐飲文旅、交通出行逐步覆蓋至政務繳費、稅收征繳、補貼發放、司法懲戒等多個領域。


本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跨域使用”、“多城聯動”成為數字人民幣試點進程的關鍵詞之一。其中,上海與蘇州走在前列,逐步搭建起數字人民幣的跨區域應用場景。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執委會已正式印發相關試點工作方案,提出了具有創新實踐意義的10個跨區域場景,涉及跨區域公共交通、特色聯動商圈、特色生態旅游、跨區域公共服務等多個領域。


“數字人民幣有利于推進支付一體化,促進各類要素跨區域自由流動。”示范區執委會相關負責人認為,在示范區內試點也將豐富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場景,進一步驗證其在跨區域場景中的理論可靠性、系統穩定性、功能可用性和風險可控性。


此外,美團也曾開啟一項名為“九城聯動”的數字人民幣試點活動。北京、上海、海南、深圳等9大數字人民幣試點地區的社會公眾可通過日常騎行額外獲得相應的數字人民幣返現紅包獎勵。


有業內人士表示,從以前多地相對獨立的“單點”試點模式逐步向多地聯動的“區域網”試點模式過渡,意味著數字人民幣的底層技術和運營體系已經達到中等規模、可靠運行的基本需求。


博通咨詢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對本報記者表示,2021年,數字人民幣的推廣正式邁入“縱深化”的全民普及階段,通過聯合地方政府不斷發放紅包帶動用戶下載和使用,依靠銀行和收單機構做好數字人民幣的線下推廣和設備改造調試,數字人民幣第一階段全民測試已經達到目標。無論是對公還是對私方向,均使普通用戶和參與商家對于數字人民幣的使用形成了初步的概念。


深度融合低碳主題 探索B端旨在推動C端普及


在應用場景“擴面增量”的同時,數字人民幣與綠色低碳的深度融合也成為了今年場景布局的重要方向,目前以“低碳”為主題的數字人民幣試點活動主要集中在交通出行領域。


其中,工商銀行在北京與億通行合作,已在年內推出兩次“惠民出行”主題系列活動,民眾在乘坐地鐵時使用數字人民幣可享受相應的優惠;除前述“九城聯動”活動外,美團也鼓勵民眾通過參與相關綠色低碳消費活動,即可領取“數幣”形式的低碳獎勵;此外,長沙、青島等地則分別將數字人民幣用于激勵公交、步行。


“作為數字化的人民幣現金,數字人民幣自帶‘綠色’屬性和特點。”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與人民幣紙幣和硬幣相比,數字人民幣不需要印刷鑄造,沒有折舊磨損,采取“央行-商業銀行-公眾”雙層運營架構,發行、流通的能耗將大大降低。


有業內人士認為,伴隨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任務推進,通過建立綠色金融體系來支持雙碳目標實現成為必選題。今年以來,數字人民幣與綠色金融的契合點超越了無紙化,已拓展到普惠低碳的具體實踐中。目前來看,數字人民幣試點活動對綠色出行頻次的拉動效應逐步顯現,意味著“數幣+單車”的結合已形成良性循環,也為探索綠色金融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提供有益借鑒。


本報記者注意到,部分機構在今年表示,正在推進數字人民幣在B端場景的應用嘗試。譬如京東科技相關負責人在服貿會專題展上介紹,企業在“京東企業購”平臺上采購商品后,可使用數字人民幣作為支付方式;亦有多家銀行表示,正在嘗試將數字人民幣應用于供應鏈、企業貿易等多個對公場景,交通銀行副行長錢斌曾表示,在合規前提下,將數字人民幣消費場景進一步拓展延伸,延伸至政務繳費、企業貿易、跨境支付等領域,探索平臺交易新場景。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此前央行多次強調,數字人民幣的設計和用途主要是滿足國內零售支付需求,因此目前在B端場景開展的相關試點或只是探索,最終仍將回歸于B2B2C這一核心支付鏈條。總的來看,C端的零售支付將是推廣數字人民幣的最終目的,而B端支付則是延伸與拓展。


王蓬博表示,B端的商戶接受消費者用數字人民幣支付之后,除了可以將數字人民幣免費轉到銀行卡賬戶上去之外,如果商戶可以將數字人民幣繼續在進貨、支付預付款等方面直接使用,而且比以前使用銀行轉賬更為方便,或將會更進一步促進商戶推廣數字人民幣的熱情,倒推C端消費者的使用。


智能合約的應用空間值得探索


《白皮書》指出,數字人民幣的技術路線選擇是一個長期演進、持續迭代、動態升級的過程,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定期開展評估,持續進行優化改進。


業內人士認為,較之傳統的支付方式,數字人民幣的一大亮眼之處在于可搭載“智能合約”,或將成為未來商業模式的探索方向之一。從根本特性來看,數字人民幣可通過加載不影響其基本功能的智能合約實現可編程性,并在確保安全與合規的前提下,根據交易雙方商定的條件、規則進行自動支付交易,促進業務模式創新。


“數字人民幣有條件成為綠色金融重要抓手。”中國銀行原行長李禮輝近期撰文指出,在碳排放權交易等綠色金融產品市場中,無論是碳排放權的直接交易,還是碳期貨等衍生產品的交易,都需要通過市場競價為碳金融產品合理定價,也都需要執行約定的條件,加載智能合約的數字人民幣可以作為智能化的計價工具和支付工具。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助教授曹林誼認為,未來數字人民幣通過加載智能合約,其靈活性可以適用于多種環境和關系,比如定向用途、定向人群、定向場景等。可以預想在未來,運營機構在發放法定數字貨幣貸款時,能夠利用智能合約技術,為用戶信息綁定指定商戶可用的法定數字貨幣,從而實現專款專用、精準扶貧的普惠金融目的。


恒生中國首席經濟學家王丹此前也對記者提及,在B端場景,明年可能試點出臺針對小微企業的數字人民幣貸款業務。過去在線的借貸業務被證明可以幫助到交易的買賣雙方,如果以數字人民幣的形式發放貸款,作為小微企業現金流的補充,或許將是一種更高效的信貸發行方式。


“針對中小微企業貸款難等問題,數字人民幣給出一個很好的解決思路。這種新的數字化技術可以幫助央行和政府調節經濟,將貨幣投放轉化為實際投資。”曹林誼進一步表示,數字人民幣還可以提供固定用途貸款,如扶貧貸款。按照政策規定,扶貧小額信貸要堅持戶借、戶用、戶還,精準用于貧困戶發展生產、經營,不得用于非生產性支出。但目前多數資金用途的事后追蹤是由人員進行現場調查,沒有系統性的方法實現固定用途貸款的資金用途限制,而數字人民幣即可為解決這一問題提供思路。


目前來看,智能合約在多個領域有著遐想空間,包括上述提及的綠色金融、信貸業務等。但也有業內人士提醒,基于目前已落地的業務模式,將智能合約嵌入其中存在一定難度,為實現跨鏈、跨合約的交互,需要借助科技公司的能力,因此建議在外部率先搭建基于某一行業或場景的智能合約交互平臺。


作者:徐 川,姜 樊
來源:財 聯 社

責任編輯:jiangyuyan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