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遺囑信托+意定監護”開創財富傳承的法律保護新路徑

時間:2020/09/22 08:56:50用益信托網

 重慶出現首例“遺囑信托+意定監護”法律案件,開創財富傳承的法律保護新路徑


近日,重慶市國信公證處與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攜手,成功辦理重慶首例“遺囑信托+意定監護”法律服務案例,既滿足了當事人對指定特定監護人的要求,又能實現其對于財產處置的規劃。


當事人王先生年逾四十,是本地知名企業家。幾年前,因妻子染上賭博等不良習性,夫妻感情破裂。在艱難的離婚訴訟后,王先生爭取到兒子的撫養權,但前妻為了爭奪財產的種種行為和對兒子的不良影響,讓他一直心有余悸。


近幾年,王先生看到身邊不少企業家朋友因各種原因意外身故或生意突發困難導致家庭發生變故的事例,萌生了提前做好財富傳承安排的念頭。但他卻擔心,在兒子尚未成年時若自己發生意外,前妻極有可能以孩子監護人的身份,覬覦王先生的家族企業和家庭財產,造成家產外流;即便到時兒子已經成年,也擔心其年輕時能力和自制力不夠,造成家產流失。


對于王先生的顧慮,公證員和律師多次討論商榷,并邀請在此法律領域頗有經驗的上海公證員進行個案探討,最終確定通過辦理“遺囑信托+意定監護”的方式進行財富傳承,即王先生選定其信任的人士作為受托人,王先生在遺囑中指定其死后的財產,委托給受托人,由其按王先生的意愿和事先設定的條件,為指定受益人(例如兒子)的利益處理信托財產和事務,同時指定律師作為遺囑監督人履行監督職責,督促遺囑信托的順利執行。


本案中,公證與律師的有效配合,遺囑信托與意定監護的縱向融合,在財富傳承管理領域發揮了更大的效能和優勢,真正實現了“人財兩全”的財富保護與傳承規劃的目標。

 

什么是意定監護?


意定監護是近兩年來逐漸被國內所認識的一種成人監護關系。


成年人監護,目前是一個社會難題。獨居的老人以及失智失憶的成年人,一旦出了什么事,送到醫院要做手術,沒有監護人簽字,是很麻煩的事情。意定監護公證可使委托人的住院醫療和大病監護等問題得到根本解決。隨著我國老年化趨勢的日益明顯,尤其是上海,涌現了不少意定監護的案例。


2017年頒布的《民法總則》對于成年人監護進行了完善,首次設立意定監護,將意定監護的范圍擴大到全部成年人,并不再區分老年人、精神病人,即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在其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期間,可以與親屬、其他愿意擔任監護人的個人或者組織事先協商,以書面形式確定自己的監護人。當委托人喪失或者部分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時,將由事先確定的意定監護人履行監護責任。意定監護所享受的權利與義務與法定監護幾乎相同,并且意定監護優先于法定監護。

 

意定監護不等于信托、遺囑 


上了年紀的人通常會考慮訂立遺囑、設立信托。那么有了意定監護,是否還需要遺囑和信托呢?這三者之間有什么關系呢?


意定監護包括人身照護和財產監護,但意定監護并不轉移財產,強調的是民事行為能力的讓渡和保護。委托人一旦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意定監護人可根據委托人的真實意愿,行使持久授權、醫療授權、生前遺囑等決策。例如,意定監護人有醫療授權,可簽字決定委托人的醫療方案,這是信托受托人無法完成的。但是,意定監護保障委托人生前的權益,如果委托人希望安排自己的遺產還是需要通過遺囑公證和信托進行安排。


信托制度是典型的受托人代表委托人的意愿,以受托人的名義,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目的,進行管理和處分的制度。家族信托需要把財產過戶到受托人名下,強調的是財產的隔離保護。


信托與意定監護結合的具體制度設計,既能滿足委托人對于指定特定監護人的要求,又要滿足其對于財產處置的要求,實現“人財兩全”的財富保護與傳承規劃的目標。信托制度與意定監護制度的結合,也可以解決少數群體比如同性、失獨、丁克家庭的財產保護與傳承問題。


作者:家 族 辦 公 室
來源:惠 裕 全 球 家 族 智 庫

責任編輯:yuz

今日頭條更多
觀察評論上方
熱門資訊上方
底部長幅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