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發藥業一聲雷!多少信托私募受拖累

時間:2020/10/16 08:57:43用益信托網

在企業融資當中,應收賬款融資是常見的一種融資手段。企業以未到期應收賬款作抵押向銀行、信托等機構借款獲取經營資金,應收賬款融資屬于供應鏈金融的一部分,而后者近年來受到熱捧。


隨著經濟的下行和相關資管產品的暴雷,將應收賬款融資和其背后的供應鏈金融推向了風口浪尖,這方面的典型代表就是承興國際的34億應收賬款融資詐騙案。


不過本文的主角,是一家叫做海發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發藥業”)。2017年至2018年間,海發藥業以對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以下簡稱“協和醫院”)的應收賬款做抵押,向多家信托和私募機構融資,總金額超18億元人民幣。


而到了2019年5月,海發藥業實控人失聯,整個公司陷入停產。之后的故事順理成章,這些機構發行的理財資管產品均出現了違約。


事發之后,各家信托公司將協和醫院和海發藥業告上了法庭,而這之后的事實令人震驚。根據協和醫院在法庭上的證詞看,在整個案件當中,海發藥業與協和醫院三年的采購總金額只有幾百萬元。與實際獲得的融資額相差甚遠。


海發藥業一聲雷,多少投資者欲哭無淚。


一、涉及多家信托公司


據記者報道:此次涉及到海發藥業融資案件的信托公司分別為:西部信托、對外經貿信托、五礦信托等。


來龍去脈


一切還要從中鐵融信(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家私募公司說起(以下簡稱“中鐵融信”)。中鐵融信在2017年的7月24日成立了中鐵德閎-嘉實嘉贏優選B-1私募基金(以下簡稱“嘉贏B-1”),之后又陸續發行了嘉贏B-3、嘉贏B-4等基金,最終的投向都是海發藥業。其中嘉贏B-1號于2020年1月24日到期。


到期后,投資人卻未能如期收回投資款,坐實了暴雷的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私募基金并不是直接投向于海發藥業,而是通過西部信托和對外經貿信托三家信托公司發行的信托計劃投向了海發醫藥,用于受讓海發藥業對協和醫院的應收賬款。


去年9月,陜西投資集團(西部信托的大股東)發布了一則訴訟公告,揭開了事件的冰山一角。材料顯示,西部信托公司與海發藥業簽訂了《應收賬款債權轉讓暨回購合同》,約定由西部信托以信托計劃募資金的資金,受讓海發藥業對協和醫院的應收賬款債權。同時約定海發藥業承擔回購義務和相關差額補足義務。


其實該信托產品的結構不算復雜,是一般應收賬款類信托常見的結構和操作。不僅如此,海發藥業與其他信托公司也是類似于上述的合作模式。根據材料顯示,西部信托先后向海發藥業支付三筆應收賬款的轉讓款,合計約為4.74億元。隨著海發藥業的暴雷,各家信托公司將海發藥業告上了法庭。


不僅是西部信托,外貿、五礦等等均將海發藥業和協和醫院告上法庭,有些已經開庭審理,有些已被受理尚未開庭。


對外經貿比較迅速,從報道中了解到:目前北京市一中院依據雙方的公證文書,輪候凍結、劃撥了海發醫藥的銀行存款,凍結了海發醫藥及謝文海、薛鈺等名下的房屋、車輛及對外投資等。


二、蘿卜章再現


在整個應收賬款融資過程中,應收賬款的真實性是風控的關鍵所在。不過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樣,協和醫院否認了信托公司與海發藥業簽訂的《應收賬款債權轉讓暨債務履行確認書》的真實性。作為被告的協和醫院,其代理律師在庭審中稱,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中的確認書及確認書回執上面所加蓋的公章均為他人私刻及假冒的。


不僅如此,協和醫藥還向當地的鼓樓分局報案,已正式立案,且已查明福建協和醫院公章被他人偽造的事實。不僅如此,協和醫院協指出,本案所涉及到應收賬款的相關材料、發票、公證文書和所謂的工作人員,都是虛假材料和非醫院工作人員。


關于海發和協和醫院的業務往來,協和醫院自2016年1月至2019年5月,向海發醫藥的采購總金額僅為592.57萬元,并且均是在“福建省藥械聯合限價陽光采購平臺”上面進行采購且款項已全部付清。


實際不到千萬的交易金額,硬是通過各種違法的手段融到了超18億元的資金。


風控何在?


現在能確定的就是公章以及一系列合同文件造假,考慮到協和醫院的地位和其報案材料的真實性,此次事件中各家信托公司難辭其咎。


如果涉及到的關鍵材料全部為假的,那么信托公司的風控是如何做的?暴雷之前的盡調是否流于形式?問題發生之后采取了哪些措施,后續將如何追回欠款?投資者的合法利益又該如何保障?在此前各家公司盡職調查又是如何進行呢?


可以毫不夸張的說,整個案件是一場徹徹底底的詐騙行為。


海發藥業應收賬款融資案,隨著更多事實的披露,可以判定這是一個民事和刑事的交叉案件。向法律界的同行請教過,對于這種民事刑事交叉案件,一般會遵循著先刑后民的原則。


在“先刑后民”指在民事訴訟活動中,發現涉嫌刑事犯罪時,在偵查機關對涉嫌刑事犯罪的事實查清后,由法院先對刑事犯罪進行審理,再就涉及的民事責任進行審理,或者由法院在審理刑事犯罪的同時,附帶審理民事責任部分。


三、留下的思考


要知道,海發藥業一度曾是當地的龍頭企業,而實控人的突然消失,導致多家機構信托和私募機構踩雷。


涉及的項目金額,目前來看至少達到了18.84億元。未來這個數字還會不會增加,很難說。從多次的法庭爭戰和傳遞消息來看,目前該事件已經演變了成了一場“羅生門”。


涉案的多家信托公司,均為國有信托;好幾家信托公司,還屬于行業的頭部。


這些公司紛紛踩雷海發藥業,這其中是否存在蹊蹺?相關各方應該承擔什么責任?諸多疑點不僅困擾著媒體,也同樣困擾著投資者。這種刑民交叉的案件,可能導致整個爭議和處理過程變得曠日持久。


海發藥業的事件也告訴我們,無論是信托公司還是投資者。在設立/投資相關信托計劃的時候,一定要看融資主體的資質水平,第一還款來源和償付能力、融資歷史和違約事件。


底層資產的重要性和真實性不必多言,但是一味的重視抵押而忽視交易對手資質的審核。最終可能使得信托資金成為了某些不法分子的圍獵的目標,而最受傷害的還是投資者。


整個案件的原貌,有待記者的努力和還原。


但是作為信托行業粗放經營一個典型案例,海發藥業留給我們的反思還有很多很多。


作者:資 管 裕 道 人
來源:資 管 裕 道 人

責任編輯:xiam

今日頭條更多
觀察評論上方
熱門資訊上方
底部長幅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