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順豐、京東、菜鳥:三巨頭逐鹿中國大物流市場

時間:2020/10/16 10:15:25用益信托網

2019年,中國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為14.7%,而美國只有9.9%,這反映出我國物流業還有大量提升效率的空間。一面是龐大的GDP總量催生下的急速膨脹,一面是產業內部效率提升的巨大空間,物流產業無疑會成為巨頭博弈的新戰場。


京東物流與菜鳥網絡早已雙雙殺入,與順豐展開了正面的競爭:京東物流從只服務于平臺商家,到向社會開放物流服務;阿里巴巴牽頭的菜鳥物流,整合各方物流企業,向外提供多層次的物流服務,目前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獨角獸之一。而論固定資產和資源,菜鳥、京東與順豐各有勝場,簡而言之,菜鳥與京東側重于“倉”,順豐側重于“運”(表15)。


image.png


菜鳥,全方位的競爭對手


2013年5月,菜鳥物流成立,由阿里巴巴集團、銀泰集團聯合復星集團、富春集團、順豐集團、三通一達(申通、圓通、中通、韻達)共同出資50億元組建。2017年9月、2019年11月,阿里對菜鳥分別增資53億、233億元,持股比例增至63%,菜鳥物流估值已超2000億元。


菜鳥與順豐最大的區別,類似于天貓與京東。順豐屬于自營物流,使用的是自有運力與倉庫;而菜鳥做的是物流平臺,在供應端整合包括快遞、物流、倉庫等資源,向客戶提供物流服務,通過對合作的物流商抽成,以及向物流商提供倉庫租賃、數據分析等服務、和參股的物流公司利潤分成實現盈利(圖16)。2019年末,菜鳥物流收入75.2億元。相比2017年末接近40億,幾乎翻了一番。


image.png

數據來源:天眼查、公司公告、方正證券,新財富整理(阿里可在2022年末取得申通共46%的股權)


菜鳥的業務可分為六大塊:向賣家提供的倉配網絡服務,跨境網絡服務,傳統快遞服務,向物流企業提供大數據分析與云管理系統,面向農村賣家和農村消費者的農村物流,面向終端消費者的菜鳥驛站代收代寄服務。


傳統快遞服務,中低端快遞市場主要由通達系承擔,而中高端市場,菜鳥通過整合東駿物流、萬象物流、芝麻開門和晟邦物流4家落地配公司,創建了丹鳥品牌,提供更低時延、更高質量的服務,與順豐直接競爭。菜鳥還于2014年推出了統一的電子面單,合作企業包括通達系、中國郵政速遞等,便于客戶實時了解包裹動態、物流企業了解服務數據。


倉配是菜鳥的主打業務,目前主要提供給天貓和淘寶的賣家。商家可使用自有倉庫,菜鳥僅負責配送;也可以使用菜鳥倉儲、配送一體服務。后一服務中,菜鳥定期將貨物從商家倉運送至菜鳥位于全國的各大倉庫,并利用大數據手段進行配比,以求更高時效送達消費者。其中,干路運輸服務由卡行天下提供,倉儲服務由越海物流、心怡科技、科捷物流等多家企業提供,而終端配送則由通達系或丹鳥提供,阿里及其一致行動人已完成對通達系、丹鳥系、心怡科技、卡行天下等物流企業的入股。


倉配服務事實上是供應鏈物流的一種,只是其更多是面向消費品的供應鏈,且主要聚焦于銷售、配送環節。以菜鳥的戰略,未來切入生產環節的工業品供應鏈物流,也可以依樣畫葫蘆。


此外,對標順豐的快遞柜,菜鳥提供的是菜鳥驛站及快遞柜速遞易,以解決快遞最后100米配送攬收問題,實現降本增效。菜鳥驛站與快遞柜不同之處在于,其是有人經營的小店,除了代收代寄快遞之外,未來有可能成為一個前置倉,使阿里電商進一步落地。


在跨境電商物流服務上,菜鳥積極拓展跨境倉庫,目前已達74個,同時聯合多家跨境物流合作伙伴,包括新加坡郵政、英國郵政、中通、圓通、EMS、IC、斑馬等,目前流覆蓋能力可至全球224個國家/地區,已搭建起一張具有全球配送能力的跨境物流骨干網,訂單處理能力達到每天400萬單。跨境電商物流與順豐的國際件業務形成直接競爭,且因為阿里海淘業務(收購網易考拉)與跨境銷售業務(速賣通)的蓬勃發展,商流帶動物流,增長速度與空間目前遠超順豐的國際件業務。


截至2020年3月31日,菜鳥網絡的12家戰略伙伴在全國超過700個城市和31個省份雇傭了160萬名快遞員,運營超過22萬個分拔中心和網點,截至3月31日前的12個月內,承接了295億個包裹的遞送。而順豐,覆蓋了335個地級市,擁有1.8萬個自營網點、17萬個快遞柜、擁有各種用工模式的收派員約32.03萬人,2019年度完成約68.48億票業務。從整體規模上看,菜鳥平臺所提供的物流服務體量約是順豐的5倍。


菜鳥之所以選擇物流平臺模式,而非京東的自建物流,是其因循“平臺戰略”的固有打法。如果將這160萬名快遞員悉數納入菜鳥,無疑對其是非常大的負擔。目前全球最大的雇主是沃爾瑪,其180萬名員工分布在全球各國。


菜鳥網絡建立之初,是為了解決電商平臺快遞時效慢的問題,以應對京東+京東物流的競爭。如何提高物流效率?菜鳥從三個方向入手:一是利用大數據手段提高物流效率;二是擴大固定資產投資;三是擴大對各物流公司的占股。


在數據層面,菜鳥研發了“物流預警系統”,可以實時、實時和實時監控物流數據,2013年11月上線,完成雙十一首秀,保障了1.56億包裹的順利運送。2015年8月啟動鷹眼項目,利用大數據分析超時件原因,并提出解決方案,這一系統在圓通試運營4個月后,使超時異常件4個月后下降30%。2014年12月與2015年12月,菜鳥先后推出自主研發的倉儲管理系統和物流云平臺。2016年5月與高德地圖合作,打造5級地址庫,精細到小區和樓棟。此外還推出“菜鳥語音助手”,利用人工智能技術,自動在派件前幫助快遞員向消費者撥打電話溝通,并識別消費者選擇接受包裹時點等重要信息。


在固定資產投資層面,菜鳥正在成為一家類似于普洛斯的物流地產商。截至2020年3月31日,菜鳥物流在中國擁有超過600萬平方米倉庫,峰值曾一度達到1000萬平方米。菜鳥建造倉庫出租給物流企業,通過對倉庫軟硬件升級,從而把握物流服務升級節奏,例如在2018年11月,菜鳥推出首個IoT的物聯網物流園,雙十一期間,近700臺機器人全天運行。在中國,物流地產是稀缺資源,這一投入有助于形成物流平臺的話語權。此外,菜鳥還投資開設菜鳥驛站、快遞柜,以提升最后100米快遞的配送攬收效率,避免平臺上的快遞企業重復性投入。


顯然,各加盟物流企業會擔心被邊緣化的可能。例如2014年菜鳥推出統一電子面單,大費周折才落地,背后即是物流企業這方面的顧慮。然而,隨著平臺效率提升的要求,共享的數據、固定資產需要會更多,要想能順利推進,阿里需要在各物流企業有更多的話語權。為此,阿里不斷擴大對合作物流企業的股權。目前阿里已擁有中通8.7%、圓通22.5%,申通25%,韻達2%,百世33%的股權。


可以看出,菜鳥與順豐的競爭是全方位的,其最終的結果,可能也如天貓與京東一樣,雖然早期菜鳥增速會呈爆炸式增長,但順豐提供的服務質量高,后勁充足。


京東物流:倉配模式VS網絡模式


京東物流成立于2007年,至2016年前主要服務京東電商平臺,2017年獨立,2018年上線個人快遞業務,2018年10月正式推出供應鏈、快遞、冷鏈、速動、跨境與云倉六大產品體系,其中,供應鏈物流為核心(表16)。據國信證券等多家機構估算,至2019年末,京東5770億元的營收中,物流服務收入約600億元。京東物流收入包含兩塊,一是來自于平臺自營,占60%;二是來自第三方賣家,占40%。


image.png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安信證券


與菜鳥一致,京東物流采用倉配模式搭建物流網,貨物經商家或廠方倉庫定期運送至京東物流在全國的大倉,消費者在京東商城下單后配送。京東采取大數據的手段,實時預測各貨物的銷量,以提前分配倉庫的儲存量,提高配送效率和倉庫的裝載率。而順豐采用的是網絡模式,由末端網點攬收貨物后,再經過多個級別的網點中轉,最后發到末端網點配送。


倉配模式對倉庫的使用要明顯大于網絡模式,而網絡模式對運力的投入又要明顯多于倉庫。2019年,順豐倉庫面積228萬平方米,共175個,而京東物流達到1700萬平方米,超過700個;在運力上,順豐已經擁有50+自有貨機,1700+條航線。


隨著京東平臺家電等大件與生鮮銷量的成長,其快運與冷鏈業務也迅速增長。2017年,家電網購市場份額中,京東獨自吃下了6成,而天貓只有不到3成,蘇寧約1成。冷運方面,借助京東平臺生鮮品類的爆發,京東物流2015年進入冷鏈領域,截至2019年末,在10個城市建成13個冷鏈倉,B2C業務覆蓋超過300個城市,在體量上僅次于順豐、希杰榮慶,國內排名第三。


而論配送成本,京東2019年為13.4元/單,相比順豐的18.41元/單要低。而在2014年,京東的單票配送成本達到18.5元。5.1元的下降成本中,有3.7元來自人工開支,這一方面源于物流網絡不斷完善以及“無人系統”等物流科技提升,即所謂用固定資產折舊替代人工成本;另一方面來自于京東2019年進行薪酬結構調整,由“底薪結構”變為更有激勵性的“提成結構”,降低了單票人均成本;而最重要的是,物流業務對外開放,裝載率上升,攤薄各項成本。


但是,在對時效性要求高的快遞業務上,京東仍不能與順豐相比。京東物流擴展快遞業務,主要是“填倉”的目的,用于盤活倉配業務產能富余,降低空載,其大部分運力仍需優先保障自家電商配送。


倉配模式的快遞員,動線一般是從倉庫到各個企業,只派不收,而由另一批快遞員專門負責收件,人均效能偏低。而采用網絡模式的順豐,快遞員同時完成多個企業的收派工作,如果收件較多,因網點較密集,距離攬派地點較近,中途可以返回網點處理,工作負載總體較為均衡,人均效能高。在遞送服務上,京東的同級別產品比順豐定價低2-7元,但時效上比順豐慢1天左右。此外,京東物流沒有自有貨機,即便打造機隊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見效,而滿足個人件高時效要求,自有貨機必不可少。未來如果順豐的鄂州機場樞紐開通,這一差距還會進一步拉大。


image.png

數據來源:公司官網,新財富整理(假設快遞從上海浦東新區寄往北京東城區,物品重量1公斤)


除了快遞,冷運對時效的要求也很高。京東意識到時效的短板,于2020年8月以30億元對價收購已深耕航空冷運十余年的跨越速運,以提高冷運時效。跨越速運與東航、深航等國內主流航空公司均取得了緊密合作,僅在華南地區就搶占了70%的航空腹艙資源。對于4700億體量的冷運行業,順豐、京東不到50億元的規模,彼此都有很大的擴張空間,雙方短兵相接的時刻還未來到,目前正是提高夯實底盤能力的時刻。


如果將京東物流收入均歸為供應鏈物流收入,則其體量約為604億元,已是國內供應鏈物流規模第一。順豐供應鏈業務僅為50億元,排名第13,如果將順豐的冷運、快運、經濟件也劃歸供應鏈業務,則總額約為496億元,依然不敵京東物流。這反映出平臺攜商流的巨大勢能,目前京東平臺有第三方商家達到27萬家。


京東供應鏈背靠京東商城,且零售電商基因使之對供應鏈各個環節的理解較為深刻,在庫存管理和銷售預測上積累了龐大的數據,能夠賦能B端企業,提升周轉率。京東倉庫自營商品,能完全用人工智能的方式進行銷售預測、采購和補貨,2019年,京東平臺整體存貨周轉天數約為36天,大幅低于國內同行63天的平均水平。


不過,京東供應鏈主要聚集于銷售環節,屬于消費物流,而順豐收購的敦豪中國,主要聚焦于汽車、生物醫藥、電子等生產環節,供應鏈物流至2025年將有3萬億的市場規模,無論是順豐、京東物流還是菜鳥,在供應鏈物流上都有廣闊的空間。相比順豐,京東與菜鳥都以倉配服務切入消費物流,未來正面開戰的概率要大得多。


供應鏈物流,尚無止境


雖然菜鳥物流和京東物流來勢洶洶,但相比二者,順豐仍有充分的優勢。其一,順豐構建了完備的“天網+地網+信息網”三網,擁有更多的自有貨機、航線、機場航權時刻等運輸資源,運輸效率更高,交付能力強,單以快遞業為例,順豐準時率連續7年第一,可管中窺豹。


image.png

數據來源:國家郵政局、中金證券


其次,至2019年末,298萬億元的物流總額中,有269萬億是工業品,供應鏈物流市場主要集中于工業品而非消費品,所以事實上,菜鳥、京東、順豐在這一領域仍處于同一起跑線,收購敦豪中國的順豐,甚至可以說領先一步。


此外,在解決供應鏈客戶分散帶來的規模化難題上,順豐也走在前面,其快遞、快運、冷鏈均獨立組網,功能分塊,并且分別在所處細分行業成為頂尖,具備規模化能力。規模化意味著低成本,而更低成本是供應鏈物流誕生的初衷,也將是永遠的競爭優勢。


中國雙循環戰略下,物流之戰會更加灼熱。巨大的國內市場會進一步深度整合,這意味著需要構建縱橫交錯、層次多樣的物流網絡,面對960萬平方公里廣袤土地,無論順豐還是菜鳥、京東,都還見不到止境。




作者:丁 曉 峰
來源:新 財 富

責任編輯:guojie

今日頭條更多
觀察評論上方
熱門資訊上方
底部長幅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