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信托公司中招“連環蘿卜章”,3個億要打水漂?

時間:2020/10/16 10:41:32用益信托網

商業世界的“蘿卜章”,所到之處,往往一地雞毛。


銀行、券商、基金、信托,更是多次踩雷,成為輿論焦點。


但“連環蘿卜章”事件,還是比較鮮見!


這幾天的一紙裁判文書,將西部信托陷入的兩起“蘿卜章事件”,重新拉回公眾視野。


先是踩雷福建的一家醫藥公司——海發醫藥造假事件;緊接著又陷入與首創網金公司3.2億元的合同糾紛。后者是首創集團旗下公司,同樣實力雄厚。


巧的是,兩起“蘿卜章事件”緊密關聯,而西部信托均陷身其中。


從法院裁定西部信托所持價值3.2億元的股票被凍結,到執行異議的駁回,這場持續一年多的合同糾紛也算暫告段落。


只是,其間匪夷所思的連環“蘿卜章事件”,值得品咂——為何“受傷的”總是信托? 


意外的“踩雷”


故事還得從三年前說起。


福建的一家藥企缺錢,西部信托想賺這筆錢,雙方達成合作。


2017年6月,西部信托與上述福建藥企——海發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應收賬款債權轉讓暨回購合同》。


合同約定,由西部信托成立一項海發醫藥的信托計劃,打算募資,用來受讓海發醫藥對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福醫協和醫院)的應收賬款債權。


簡單來說,醫藥公司向醫院賣了藥品,但是醫院暫時沒有付款。于是醫藥公司的賬面上,有了一筆應收賬款。


雙方簽訂的確認書稱,海發醫藥已經向協和醫院配送了價值約4.7億元的藥品,并已全部驗收確認。


次月,信托計劃正式成立,全部資金到位。其中優先級3.79億元,信托計劃存續期不超過3年。


隨后不到一年時間內,西部信托分三筆,向海發醫藥支付了4.7億元的款項。


而西部信托與首創網金的故事,正是在這時開始。


其間,首創網金作為基金管理人,募資3.2億元,認購了海發醫藥信托計劃的3.2億份優先級信托單位。


根據首創網金的說法,雙方隨后還簽署了《信托受益權轉讓合同》:


約定在存續期滿24個月時,西部信托受讓首創網金持有的全部先級信托單位信托受益權,并一次性向后者支付轉讓全部價款3.2億元。


眼看著這個信托計劃即將到期,海發醫藥卻無力回購,構成了實質逾期——違約了。


截至2019年4月,西部信托多次催促,海發醫藥及擔保人仍然沒有履行付款義務。


次月,海發醫藥實控人竟然失聯!


西部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將海發醫藥以及福醫協和醫院告上法庭。


這時,出現了蹊蹺的一幕:


海發醫藥涉及的應收款相關材料,多數是虛假材料!福醫協和醫院僅對其中的幾百萬元認賬。


很多人懵了,醫藥公司玩了一出“蘿卜章”! 


3.2億的紛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西部信托與首創網金的合同紛爭中,最引人關注的是3.2億元轉讓款。


首創網金在庭審中,和盤托出爭議原由。


2018年10月,西部信托向首創網金公司發出一份函件,確認將不可撤銷、無條件受讓標的信托受益權。


函件全稱是《致首金嘉實嘉贏優選B-2私募基金管理人北京首創網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代銷機構嘉實財富管理有限公司的函》。


2019年5月,其收到西部信托發送的《函》,稱信托計劃項下的融資人海發醫藥,未支付相關款項,構成實質違約。


這樣一來,首創網金為確保基金能按期分配,于是幾度向西部信托發函詢問,并要求履行相關信托受益權轉讓合同,支付3.2億元款項。


但是西部信托認為——從來就沒這回事。


西部信托堅稱,首創網金所說的《信托受益權轉讓合同》系偽造,雙方從未簽署轉讓合同以及任何溝通、磋商和相關意思表示。


其稱,首創網金公司提供相關材料上的公章,與西部信托公司的公章存在明顯差異。


不過,法院沒有認可這個觀點。


北京第二人民法院的一審裁定是:查封、凍結、扣押西部信托的相應財產,限額為3.2億元。


自此,西部信托持有的西部證券350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被法院凍結。


西部信托并不認同。其先后向北京高院和北京二院,申請管轄權異議及執行異議。但皆被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隨著北京二院駁回執行異議,此案也將告一段落。接下來將如何執行,有無最新進展?


曾就此致電西部信托,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稱,對此事并不清楚。


首創網金方面,工作人員表示將詢問相關負責人后回電,但截至發稿前仍未得到答復。


為何信托總受傷?


這場糾紛中,首創網金的實力雄厚,西部信托的出身也不容小覷。


其前身是陜西信托公司和西北信托公司,注冊資本6.2億元(現為15億元)。由陜西省電力建設投資開發公司等24家省內外知名企業出資組建,現為陜投集團的控股子公司。


業績倒也還算可觀。年報披露,西部信托2019年營收6.97億元,凈利潤3.42萬元,同比去年微升。


不過,卻頻頻踩雷。


除了上文提到的連環蘿卜章,令人印象深的還有兩年前,其與海航系公司4.3億元的糾紛……


然而,商業世界又豈止西部信托一個踩雷!


比如不久前陜西省高院一份裁決書披露的百億黃金造假案。彼時國內最大的黃金首飾制造商之一金凰珠寶,向多家金融機構質押了大量黃金來融資。


但結果令人震驚:價值200億的質押品——80多噸黃金,竟然被檢出是假黃金!


其中,諸多金融圈的大玩家都被卷入,如東莞信托等。


對相關暴雷事件,有監管機構曾一針見血:大量開展違規業務,隱瞞資金真實投向,項目資金大量存在股東挪用等行為……


對這些機構的行為監管,刻不容緩。


就像一位信托專家所說的,“基于信托契約的高度不完備性,以及信義關系對受托人的強約束特征,信托金融的監管導向更須強調行為監管。”


說到底,信托公司頻繁爆雷,更深層原因也在于公司內部治理能力,以及相關制度的規范化。內控、審核等環節更是重中之重。


監管層也操碎了心。


例如今年5月,銀保監會繼資管新規之后,又推出了資金信托新規。目的是促進資產管理市場的監管標準統一和有序競爭,從而防范風險。


金融監管永遠在路上……


作者:淡 忠 奎
來源:每 經 網

責任編輯:xiam

今日頭條更多
觀察評論上方
熱門資訊上方
底部長幅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