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托陷多事之秋:連續四任董事長被查 下半年無產品發行

時間:2020/10/18 08:46:01用益信托網

2020年9月29日,吉林省紀檢委公告表示,吉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吉林信托”)黨委書記、董事長邰戈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在得知這一消息后,投資者李果覺得自己持有吉林信托的300萬“匯融38號”產品,兌付更加渺茫了。截至2020年10月15日,他持有的這一產品仍然尚未兌付,延期超過了2年。2020年以來,多個產品出現延期兌付的狀況,下半年至今無一只產品登記發行,近日又曝出董事長被調查,吉林信托陷入多事之秋。在邰戈之前,吉林信托已有連續三任董事長落馬。


邰戈被查令信托業震驚。10月15日,信托業一位研究人士對記者表示,吉林信托連續多位董事長出事,反映該信托公司的內部治理嚴重缺失;董事長接連被查,會削弱公司的品牌價值,對該公司未來業務的開展也增加了難度;投資者對內部治理嚴重缺失的信托公司,投資產品會更加謹慎。


記者根據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國信登“)的信息發現,2020年以來,吉林信托僅登記發行了4只產品,且6月份以來無一只新產品發行登記。


10月15日,記者致電及發郵件給吉林信托年報中的信息披露人及聯系方式就上述事項進行采訪,截至發稿均未獲得回復。


連續四任董事長被查


9月30日,東北證券公告表示,接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東吉林信托通知,獲悉吉林信托黨委書記、董事長邰戈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吉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目前,吉林信托經營情況一切正常。


吉林信托一位內部人士亦告訴本報,邰戈被查后,目前公司業務運行正常。


據了解,邰戈在金融行業工作超過15年,從2018年6月起任吉林信托黨委書記、董事長。在此之前,2005年3月,任中國光大銀行長春分行信貸控制部總經理助理;2005年12月,任中國光大銀行長春分行業務管理部副總經理;2007年1月,任中國光大銀行長春分行業務管理部總經理;2008年3月,任吉林銀行行長助理;2008年11月,任吉林銀行行長助理、四平分行黨委書記、行長;2009年10月,任吉林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2016年9月,任吉林信托總經理。


邰戈被查后,成為吉林信托第四任被查的董事長。據悉,吉林信托首任董事長張興波于2007年涉嫌受賄罪被逮捕,后被判處死緩。第二任董事長高福波于2007年6月接替空缺職務,2015年辭去董事長一職,2018年12月被查。第三任董事長李偉于2015年10月到任,但不到2年便落馬。在空缺將近一年后,2018年6月邰戈上任,此次成為第四任被查的吉林信托董事長。


對于邰戈的落馬,2020年9月2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信托公司四任董事長先后被查,背后問題值得深思》。文章指出,繼前三任被查后邰戈落馬,這其中不僅有干部個人自身品質的問題,也必然有內部治理和外部監督缺位的原因。如何切實管住金融機構“一把手”的權力,推動構建良好政治生態,值得深思。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防范化解包括信托在內的金融風險,必須堅持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管住人、看住錢、扎牢制度防火墻。


與吉林信托董事長接連落馬類似,北方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信托”)亦有多任董事長接連曝出問題。據了解,在北方信托歷屆董事長中,第一任董事長梁建三被曝出現經濟問題;第二任董事長戚文福在2001年因貪污受賄,獲刑14年;第三任董事長霍津義2005年被雙規;第四任董事長劉惠文于2014年4月在家中自殺;第五任董事長王建東2017年6月被免職,2018年9月,涉嫌受賄罪、貪污罪,被提起公訴。


記者采訪的多位信托業人士均表示,一般而言,信托機構黨委書記與董事長的職位如果是“一肩挑”,董事長的權利非常大,容易造成“一言堂”;如果公司大股東對董事長管理監督較少,容易出現尋租空間。


上述信托業一位研究人士表示,一方面,信托公司高管違紀實證比較難獲取,另一方面由于對公司品牌影響大,公司內部對違紀行為檢舉揭發有所顧忌;建議信托機構大股東完善內部治理及組織結構,強化對關鍵崗位、重要人員特別是一把手的監督力度。


信任危機


邰戈被查后,多位吉林信托的投資者對記者表示,他們對吉林信托的信任值正在降低。


前述投資者李果回憶稱,2018年以來,他一共去了4次位于吉林信托的總部協商解決“匯融38號”的解決方案。前3次邰戈均親自接待了投資者,但是也并沒有實質性解決方案,只能等待處置結果。2020年8月,李果再次去吉林信托時未見到邰戈,吉林信托其他高管表示,邰戈出差未在公司。


目前,除了“匯融38號”產品尚未兌付之外,記者查詢吉林信托官網發現,目前其披露的產品信息公告中,涉及逾期的產品有“吉信·匯融50號廣悅化工項目收益權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匯融50號’)”、“吉信·匯融16號中弘礦業信托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匯融16號’)”。


2020年8月6日,吉林銀保監局對吉林信托做出處罰連開三張罰單。分別因為吉林信托存下以下問題:第一:吉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未嚴格審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規性,為銀行規避監管提供通道的違法違規行為負合規管理責任;第二:未嚴格審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規性,為銀行規避監管提供通道;第三:吉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未嚴格審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規性,為銀行規避監管提供通道的違法違規行為負領導責任和管理責任。


此前的2019年8月19日,吉林銀保監局因為吉林信托“公司治理機制長期嚴重缺失,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運行不規范”對吉林信托做出處罰。


據啟信寶信息,目前吉林信托股權的情況為,吉林省財政廳代表吉林省政府持股97.496%,其余四名股東吉林省能源交通總公司、吉林炭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吉林糧食集團有限公司、吉林化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各持股0.626%。


多位投資者對記者表示,購買吉林信托產品時,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看到吉林信托的大股東為吉林省財政廳,覺得由地方國資控股的企業應該管理各方面都比較規范,但是吉林信托董事長接連出事、多只產品延期確實令人意外,信任值降到了冰點。作為吉林省唯一一家信托機構,吉林信托2019年經營業績呈現下滑態勢。2019年,吉林信托實現營收5.29億元,同比下降5.37%;實現凈利潤2.05億元,同比下降83.9%。根據用益信托排名數據,按照凈利潤,吉林信托排名54位;按照信托業務收入,吉林信托排名65位。






作者:蔡 越 坤,劉 鵬
來源:經 濟 觀 察 報

責任編輯:shuaigr

今日頭條更多
觀察評論上方
熱門資訊上方
底部長幅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