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產存擔保瑕疵 蘇州資管難追責

時間:2020/10/18 09:03:21用益信托網

資產管理公司在對資產進行處置時,抵押物處置是保證收回成本的安全底線,但要想獲得盈利則需要全力追索擔保方,當向擔保方追責失敗后將影響資管公司的盈利空間。


近日,蘇州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資管”)與黑龍江農墾北大荒商貿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農墾北大荒”)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再審案結果公布,最高法民申1593號判決書顯示,維持二審判決,駁回蘇州資管的再審請求。


蘇州資管與農墾北大荒的再審案,源于2016年農墾北大荒為高峰糖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峰糖業”)2.02億元的銀行借款出具了擔保函,在高峰糖業破產后,資產管理公司在抵押物處置之外,同時向擔保方追索,但最終因擔保函瑕疵而不被法院支持。


資管公司人士觀點認為,不良資產有抵押物兜底,具體到項目中,一般不會出現最終無法收回成本的情況,但該行業是重資產行業,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有用錢成本,肯定要通過多渠道將資產處置的收益最大化。


蘇州資管業務一部負責人朱迅宇對記者表示,“目前該項目已通過處置抵押物回收完成。”


擔保函條約不清


據記者了解,蘇州資管在2016年接手某國有銀行吳江分行的高峰糖業的14筆債權資產合計2.02億元,因債務人情況復雜,償付能力不足,在過去四年間該債權資產經歷漫長的向擔保人追責的訴訟。


朱迅宇對記者表示,涉及高峰糖業的債權資產來自兩家銀行,兩家銀行析出的高峰糖業債權本金共計2.7億元,當時的收購價格為8000多萬元。


在此次判決中涉及2.02億元的債權本金,是其中一家銀行析出的資產,該資產有農墾北大荒提供的擔保函,在此背景下啟動向擔保方的追索動作。


根據此次判決書內容顯示,因擔保方農墾北大荒出具的擔保函件“愿意為下屬各家子公司在與貴行的業務中提供無條件擔保”中,沒有明確標示出被擔保的主債權種類、數額以及擔保的范圍、方式、期限等事項,未構成擔保要約。


朱迅宇表示,在當時收購該資產時就已經出現“擔保看上去有效但實際已經被法院駁回”的情況,但由于抵押物還比較充足就接收了。


法院判決中顯示支持蘇州資管對高峰糖業的債權;同時支持了資管公司享有高峰糖業提供的所有抵押物以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物所得價款在最高抵押額度范圍內優先受償。


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15年10月31日高峰糖業公司停止,生產經營期末資產總計11.8億元,負債總計13.8億元。高峰糖業面臨償付能力不足的情況,曾多次公開拍賣旗下資產。


根據公開的拍賣信息可知,在阿里拍賣上,涉及蘇州高峰糖業有限公司管理人的有9個拍賣標的物,在2019年7月至2020年3月間陸續拍賣。


朱迅宇表示,目前通過抵押物變現等處置方式回收了約1.1億元,回收價格已經可以抵消收購價格了。


資管公司人士對記者表示,2016~2018年,四大行按照監管的規定,向市場上推出大量的不良資產包,資管公司接手的銀行析出的資產包,部分流向一些地方AMC機構中。“當時的競爭比較激烈,價格也比較高。”


資產質量決定盈利空間


公開信息顯示,蘇州資管成立于2016年,注冊資本金50億元,在成立后業務發展較快,截至2020年6月30日,實現總資產160.93億元,總負債125.25億元,2019年的業績顯示,營業收入為5.95億元,凈利潤2.52億元。


在朱迅宇看來,對資產的保證和擔保人的把握決定了盈利的大小。


朱迅宇表示,目前收購資產時對抵押物考量的比重占到50%~70%之間。對方同時認為,“收購資產如同走鋼絲,不良資產的抵押物價值透明,價格也透明如何這個控制風險的角度上以合理價格追求盈利空間,主要是看抵押物的安全底線,通過抵押物處置保證不虧損,通過擔保人的追索實現盈利。”


目前的處置周期在兩年左右,今年以來整體的不良資產行情比較穩定,受疫情影響預期的不良率有所升高,但銀行的析出資產在整個市場上來看沒有特別明顯的增加。


在貨幣超發背景下,貨幣資產貶值、廠房設備等抵押物資產增值,利好不良資產處置行業。


對于此前幾年蘇州資管的營收增長等情況,朱迅宇同樣認為,“不良資產的盈利受宏觀環境影響較大,得益于過去幾年的貨幣增發,在兩年前收購的資產,在兩年后的貨幣價值增加,賬面上來看是可以實現營收的”。


事實上,地方AMC還要面臨資金壓力。自2016年不良資產風口下,資產管理公司曾大量收入資產包,但隨著資管公司的資金吃緊,面臨需要加快處置債權資產進度,及時收回資金的壓力。


北京市國通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郭志國公開表示,不同于四大AMC,地方AMC屬于特許從事金融不良資產批量處置業務的準金融機構,未獲得金融牌照,無法享受到金融機構的融資便利。


多位資管從業者的觀點都認為,地方AMC沒法進行銀行同業拆借業務,收包的資金基本上都來源于自有資金,但外部融資成本比較高。在此背景下,快速處置收回資金,讓一筆項目實現利潤最大化的壓力都比較大。


舉例來說,兩年前以8000萬元成本收購資產,以非常低的融資成本計算,四年后利息成本接近2000萬元。


事實上,目前全國57家地方AMC未獲得相關金融牌照,不能進入同業市場融資。在資金來源上,以股權融資、銀行對公貸款以及部分企業債融資為主。高資金成本下,地方AMC普遍面臨快速處置回籠資金的壓力。


蘇州資管的財務數據顯示,目前有息債務合計116.92億元,其中短期債務81.38億元,長期債務35.53億元;銀行授信115.68億元,目前未使用31.88億元。


此外,地方監管部門也在規范地方AMC的經營發展,并通過多個監管指標的劃定來防范其可能發生的風險。部分地區已參考銀保監會對四大AMC的監管要求,劃定12.5%的資本充足率。地方AMC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未來在資本充足率、融資成本等限制下,對資產處置能力有更高的要求。





作者:郭 建 杭
來源:中 國 經 營 報

責任編輯:shuaigr

今日頭條更多
觀察評論上方
熱門資訊上方
底部長幅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