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業數字化轉型的現狀和未來趨勢

時間:2020/10/23 14:16:15用益信托網

改革開放后,中國的信托行業發展迅猛,特別是2007年以來,信托資產規模擴大了超過25倍,年均復合增長達到40%。近年來數字技術和金融科技(Fintech)的發展,讓金融行業開始全面走向數字化,作為僅次于銀行的第二大金融子行業,信托業在這場數字化大潮中,從資產配置到服務、管理,多個維度也開始發生改變,而新的監管趨勢,也成為推動數字信托發展的重要因素。數字化能力的高低正逐漸成為決定信托公司核心競爭力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信托業的數字化轉型迫在眉睫

 

過去很長時間里,信托公司的業務一直以賣產品為主,但近幾年整個行業向“以客戶服務為導向”轉型的趨勢越發明顯,客戶對信托公司的專業要求不再僅是財富的保值和增值,對購買決策自主化、產品配置多元化、資產信息披露監控、數字化資產管理能力、服務體驗數字化等方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信托業又是我國最大的非標投資行業,新的監管政策要求信托產品打破剛性兌付,開拓多樣化的產品渠道和服務范圍,并進一步提高自身風險管控能力,完善對底層資產的追蹤和管理。

 

因此,信托公司有非常強烈的需求利用數字化技術打造專業化能力,一方面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改造傳統的網點獲客方式,通過“數字化化+前臺”實現精準獲客,降低獲客成本,以數據驅動挖掘客戶需求;一方面構建以賬戶為核心的資產端與資金端數字化平臺,通過“數字化+中臺”,實現提升客戶體驗、有效把控風險、增效降本、提供更多差異化解決方案等核心轉型目標,打造企業長久核心競爭力。

 

尤其是在資產端,如何實現全程留痕和對風險的全面管理,同時有效挖掘重點項目,并做好過程管理和后續服務,一直是行業痛點。業內普遍認為,未來的發展趨勢,是利用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數字化手段,構建出一個覆蓋投前、投中、投后的全流程數字化盡職管理體系。

 

這樣一個盡職管理體系,核心是構建動態信息庫,在線上獲取更多的客戶數據,制作交易對手360°畫像,更好地判斷企業經營的好壞,從而實現更優的風險定價,降低風險水平和風控成本。

 

這就要求信托公司梳理出一套標準化、系統化流程,實現重要操作盡責留痕、有據可查,并設計出一個有效的統計分析模型。建立數字化盡職管理系統后,信托公司將有可能整合各類數據,在線快速掌握當前交易對手與潛在交易對手的多維度信息,及時呈現交易對手變更狀況與風險,輔助業務人員在最短時間內看清交易對手,進而深度挖掘客戶需求,提升服務質量,強化客戶關系。

 

這方面國內一些信托公司已經有所嘗試。比如中航信托自主研發了數字化的受托人盡職管理系統,集成運營、風控、合規、業務、研發、人力資源管理等各條線功能,并同步開展數據治理專項工作。


部分信托公司緊跟數字浪潮


在國內,一些領先的銀行和保險機構數年前已經形成數字化戰略,探索大數據等數字技術,并積極布局金融科技,應用在自身的信貸管理、渠道整合、智能定價、營銷管理等業務場景中。

 

相較而言,信托業在數字化方面進展有些滯后,普遍還停留在概念設計階段,全面數字化轉型落地案例很少。當然,也有少數行業先者開始積極規劃數字轉型戰略。

 

比如中信信托,近年持續加大金融科技領域的投入,并在2019年啟動了16個項目研發,包括新銷售管理平臺、公司APP、新估值系統、財務管家系統等,涉及業務創新、銷售系統升級、后臺搭建諸多方面。

 

平安信托則構建了信托資金、資產、產品運營和經營分析四大智能服務平臺,持續強化數字化、智能化能力,用數字科技賦能業務與經營,實現風險的全流程智能化管理,打造審慎經營、風險控制最佳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

 

相較之下,境外特別是香港的一些信托公司,在數字化方面走得更快、更遠。

 

香港全形資產管理金融集團(HAFG)旗下的華爾街信托公司,是數字信托的一個典型。它的數字化信托賬戶借助人工智能、區塊鏈等底層數字技術,已經實現了開戶方式(包括協議、流程等)的模塊化,不再像過去線下那樣準備及填寫大量資料,開戶時間和開戶費用明顯降低。更重要的是,該平臺已經做到用一個終端管理多級賬號的投資交易、資產配置及風險控制,和用一個賬號投資信托、證券、基金、保險等市場上的各類金融產品,實現跨市場運作,交易結構靈活。

 

對境內的家族和高凈值客戶而言,可以在該公司設立香港信托,規劃各類資產,實現財富管理和傳承規劃。

 

而對境內的證券、基金、保險、信托、家辦等機構客戶而言,則可以在該公司為自己的客戶設立理財賬戶,方便客戶通過該賬戶自主投資和管理全球資金及多品類資產,實現全球資產的自由流動,成為全生命周期綜合財富管理服務的平臺。


加強數字建設 提升核心競爭力

 

全球的經濟學界,已經普遍把數據看作是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同等重要的生產要素,認為數字經濟在推動經濟增長、調整經濟結構、促進國際貿易、改善收入分配方面將發揮更加核心的作用。而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加速到來,金融機構只有迅速提升數字化服務能力,才能有效服務實體經濟,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

 

信托作為金融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數據要素的加入為這個行業的服務創新帶來了更廣闊的空間和更豐富的場景,通過資產數字化和數字資產化的靈活互動,可以實現資本要素和數據要素的有機結合,為服務實體經濟提供新動能。

 

在資產數字化方面,數字經濟正在對傳統行業以及服務業進行升級改造,信托公司通過結合資金流、數據流與信息流,可以實現資產的數字化價值,為傳統產業及細分行業的數字化轉型提供資本支持。

 

而在數字資產化方面,信托的優勢更為明顯,基于信托財產的獨立性和信托財產的多樣性,可以為數據的確權、定價、流轉提供有效的工具和模式,提升數據的資產價值和流通價值。

 

業內認為,數字化是信托公司轉型的必然方向,只有不斷提升自身的數字化能力,信托公司今后才能有效提升經營效率和市場響應速度,為機構和個人客戶帶來有溫度的金融服務和極致體驗,實現細分市場領先、特色業務突出、專業能力精深。在數字化的時代浪潮下,加強金融科技建設,將成為信托公司提升核心競爭力的一個最重要方式。


作者:家 族 辦 公 室 雜 志
來源:惠 裕 全 球 家 族 智 庫

責任編輯:yuz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