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權類家族信托操作實務初探

時間:2020/11/16 08:46:45用益信托網

在家族信托開展實務中,經常會聽到一些民營企業主的抱怨。原來設立公司開展經營活動,主要是為利用公司“有限責任”實現經營風險與家庭及個人風險的隔離;但很多金融機構出于風險控制考慮,除土地使用權、在建工程、房屋及股權等抵質押擔保外,往往要求民營企業主對民營企業的負債承擔連帶擔保責任。這一做法破除了實際控制人通過設立公司,對經營風險承擔“有限責任”的保護功能,致使公司的經營風險傳導到家庭及個人,無法通過利用公司制的“有限責任”實現經營風險與家庭及個人風險的隔離。


而家族信托作為法定的資產隔離定制化工具,可以阻斷房地產企業經營風險向房地產企業實際控制人傳遞,起到隔離風險的防火墻作用。同時,還可以實現合理避稅的稅務籌劃及財富精準傳承的功能。筆者根據實踐操作經驗,對用以解決民營企業主上述困惑的利器——股權類家族信托略述如下:


一、股權類家族信托的經典方案及結構


具體操作方案:


1、委托人委托1000萬元以上資金設立家族信托,指定委托人及其他家庭成員為受益人,信托期限可為固定或無固定,并設置臨時分配及每年度固定分配信托利益條款;


2、為實現更好的資產隔離效果,家族信托財產的管理運用方式為全權委托型,信托資金由受托人按照信托文件約定全權管理,用于認購或受讓有限合伙企業LP份額,GP由委托人指定的法人機構擔任,負責合伙企業的日常管理(包括行使下層項目公司股東職權);


3、合伙企業不從事經營活動,僅作為持股平臺,平價受讓委托人持有的項目公司股權。為最大限度實現稅務籌劃和項目公司經營管理效果,合伙企業可平價受讓委托人持有項目公司較小比例股權,并在章程中規定可享受較多分紅收益,但不參與項目公司經營表決,僅有知情權和監督權。


具體結構圖例如下:


_1CHVZXE}%ZKYL3I0{{]9JA.png


二、上述股權類家族信托設計方案的優勢


(一)稅收籌劃,合理避稅


根據《個人所得稅法》(第2條)及《個人所得稅實施條例》(第6條)規定,個人持有股權且取得股息紅利所得的,應繳納個人所得稅。


1、如個人將其持有的項目公司股權平價轉讓給合伙企業(持股平臺,該股權平價轉讓行為原則上不繳納轉讓所得稅,各地有差,需與委托人所在地稅務機構溝通確認);


2、根據《合伙企業法》(第6條)規定,合伙企業不繳納企業所得稅,而由合伙人分別繳納所得稅;


3、而合伙企業LP份額由家族信托持有,家族信托并非所得稅納稅主體,且家族信托受益人獲得的信托利益,因尚無明確的納稅依據,無需繳納所得稅。綜上,通過上述架構設計,可以實現項目公司自然人股東分紅所得免交個人所得稅的合理避稅效果。另外,根據《公司法》(2018年修訂)(第34條)規定,股東按照實繳的出資比例分取紅利,但是全體股東約定不按照出資比例分取紅利的除外。據此,可在項目公司章程中規定不按照出資比例分配紅利,由合伙企業(持股平臺)享受較多分紅收益,但不參與項目公司經營表決,僅有知情權和監督權。


(二)阻斷風險,資產隔離


家族信托可以起到資產隔離功能的法律基礎,主要是信托財產可依法獨立于委托人未設立信托的財產,獨立于受托人固有財產,也獨立于受益人財產(受益人僅因其受益人身份,享受信托利益)。家族信托委托人一般均為社會上各行各業的佼佼者,通過家族信托這種金融法律工具,解決他們的困惑和顧慮,讓他們無后顧之憂,把物質財富和智力資源留在國內,安心生產經營,是國家治理頂層設計的需要。目前國內關于信托財產獨立性的法律規則保障體系較為健全,分別從立法、司法及執法三個層面確立了信托財產獨立性的保障規則,分別如下:


1、立法層面,《信托法》(2001年實施)(第14、15、16條)規定:受托人因承諾信托而取得的財產是信托財產,受托人因信托財產的管理運用、處分或者其他情形而取得的財產,也歸入信托財產。信托財產區別于委托人未設立信托的財產,區別于受托人固有財產。受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銷、被宣告破產而終止,信托財產不屬于其遺產或者清算財產;


2、司法層面,《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2019.11實施)(第95條)規定,信托財產在信托存續期間獨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財產,當事人因與委托人、受托人或者受益人之間的糾紛申請對信托公司專門賬戶中的信托資金采取保全措施的,除法定例外情形,人民法院不應當準許,已經采取保全措施的,應當立即解除;


3、執法層面,《關于執行工作中進一步強化善意文明執行理念的意見》(法發(2019)35號文)(2019.12)(第3點)規定,信托財產在信托存續期間獨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各自的固有財產,受益人對信托財產享有的權利表現為信托受益權,信托財產并非受益人的責任財產。當事人因其與委托人、受托人或者受益人之間的糾紛申請對信托公司專門賬戶中的信托資金采取保全或執行措施的,除法定例外情形,人民法院不應準許。


同時,為進一步穩固信托財產獨立地位,建議將信托財產管理方式設計為委托人全權委托型,避免被債權人認定為委托人對信托財產過渡控制而“刺破信托面紗”,減弱信托財產獨立性及基于此的資產隔離功能。


作者:王 中 旺
來源:長 安 信 托

責任編輯:yuz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