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信托不良地產業務迷局:融資方實控人已“脫殼”

時間:2020/11/20 16:50:35用益信托網

近日,網上流傳了一份《致祥泰紫宸項目業主的公開信》(以下簡稱《公開信》),《公開信》中提到,“由威海寶華置業投資開發的祥泰紫宸項目因資金問題于去年底停工。今年5月13日,應購房業主要求,經區管委成立了由政法委、建設局、公安分局等部門組成的工作專班介入項目問題處置……”。落款顯示,《公開信》由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祥泰紫宸項目處置工作領導小組11月6日簽發。


就該《公開信》的真實性,本報記者從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政府相關人士處獲得肯定答復。


記者查詢發現,威海寶華置業即威海寶華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華置業”),控股股東為西部信托,目前西部信托除持有寶華置業70%的股權尚未退出之外,寶華置業及其關聯公司質押給西部信托的多筆股權也處于有效狀態。


這意味著,西部信托該筆地產業務或將面臨不良風險。


1.資金償付疑云


天眼查顯示,寶華置業成立于2010年11月,注冊資本3000萬元,西部信托于2017年11月17日入股,并成為其持股控股股東,持股比例為70%,寶華置業另外一個股東為山東祥泰森林河灣置業有限公司(“祥泰森連河灣”),持股30%。


根據文章開頭所述《公開信》信息,寶華置業早在2019年底就已因資金問題導致相關項目停工。記者注意到,此后寶華置業風險不斷升級。


寶華置業作為運營主體的名為“祥泰紫宸”微信公號上,今年6月22日曾發表了一份至祥泰紫宸、寶華天澤灣項目業主的公開信,公開信稱“經區管委于5月15日成立寶華置業工作專班,專門解決寶華置業相關問題,同時威海建設集團以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為由,將寶華置業有限公司起訴到法院,法院立案后,政法委立即協調中院對寶華公司5個賬戶進行查封(查封資金1.31億),同時對未網簽的150戶住宅、50套公寓也予以了查封(經核算資產價值約3.6億)。”


天眼查顯示,2020年以來寶華置業涉及到的司法糾紛超過50條,案由包括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裝飾裝修合同糾紛、承攬合同糾紛、廣告合同糾紛等,多為下游公司訴訟請求寶華置業支付工程款、廣告費等相關款項費用。 


截至目前,寶華置業共收到5份限制消費令,累計7次被列為被執行人。


就上述項目追償情況等相關問題,西部信托相關業務人員在回復本報記者時稱,該筆業務屬西部信托事務管理類業務,信托公司只是根據委托人的指令開展業務,根據相關協議,信托公司負有保密義務,不方便透露具體信息。


不過,就該筆業務的風險規模,該人士稱,“寶華置業項目目前尚未到期。”“目前(待償資金)只剩下部分尾款,大概一兩千萬元左右。”


頗值得一提的是,在介紹該筆業務追償情況時,該人士最初提到,“今年9月份才出現還款危機”,不過在記者提及今年5月份寶華置業賬戶就已經被查封之后,該人士又改口稱,從二季度的時候就開始出現還款危機,并稱,“我們正常結息是在6月21日、9月21日,在這個時點上沒有收到資金,我們都會發《催收函》”。 


2.風險處置任務棘手


根據行業經驗,在項目已經發生風險的情況下,信托公司追償成效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信托條款設計、抵押擔保措施等關鍵因素。


記者注意到,在西部信托入股之前,寶華置業及其關聯公司的多筆股權就已經被質押給西部信托。


比如,第三方企業信息查詢平臺顯示,山東祥泰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祥泰實業”)作為出質人分別于2017年10月11日、2017年11月24向西部信托出質了一筆寶華置業的股權,對應出質股權數額分別為3000萬股、900萬股。


就記者關于該筆業務是否為“明股實債”業務這一問題,上述西部信托業務相關人士回復稱,“我們是債權類業務,屬于并購貸款業務,持股只是作為一種風控措施,以股權的形式鎖定了一部分資產,并非‘明股實債’”。 


記者注意到,按照業內人士的分析,信托公司以股權投資形式開展的業務,是否為明股實債,判斷的依據包括是否附帶回購承諾、設置抵押擔保措施,以及提前獲取項目分紅等具體信息。真實股權投資業務,一般不附帶回購承諾、沒有抵押擔保措施,也不會按期分配收益。


對標西部信托寶華置業項目來看,西部信托除了以股權形式進入項目公司,以股權質押作為抵押擔保措施之外,根據上述西部信托業務相關人士的介紹,該項目是按期進行結息。


某資深信托行業研究員分析認為,西部信托寶華置業項目名義上看是股權融資,實際應該是小股大債,也就是,很少一部分資金是增資,絕大部分資金通過股東借款形式放貸。


值得關注的是,“明股實債”的風險是顯而易見的,風險處置上也更為棘手。


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程青松此前發表的研究文章中提到,“明股實債”投資交易中,因股權投資協議中寫入了固定收益條款,或同時存在債權協議約定固定回報,不符合股權投資共擔風險、共享收益的基本特征,在爭議發生后,“明股實債”必然要接受交易合同是否有效、是否構成讓與擔保、應認定為股權投資還是債權投資的法律評判。特別是,在目標公司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后,如果“明股實債”被認定為股權投資,則需要排在債權人之后進行受償,對投資方而言,無疑是風險巨大的。


也有信托行業人士認為,房地產企業多是高杠桿運作,一旦項目運營出現問題,信托公司持有的股權實際上價值不大,房地產項目主要風控措施還是在于土地和在建工程。


記者從上述西部信托相關人士處獲悉,西部信托該筆業務抵押擔保措施僅包括持股及股權質押,并沒有土地及在建工程抵押措施。


3.融資方實控人早已變更


記者注意到,融資方及其相關企業的股權騰挪痕跡明顯,融資方實控人早已變更。


天眼查顯示,2017年9月8日,寶華置業股權發生了變更,變更之前股東為華和信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和信投資”,持股100%),變更之后股東為山東華泰實業(持股100%)。


從時間上來看,寶華置業上述股權變更發生在西部信托入股寶華置業兩個月之前,寶華置業及其關聯公司股權被出質給西部信托僅僅一個月之前。


彼時,華和信投資是鋼鐵富豪杜雙華控制的投資公司。公開資料資料顯示,華和信投資曾因涉足“水氫燃料”事件而曾被關注。天眼查顯示,華和信投資目前還間接持有龐青年實際控制的金華青年汽車制造有限公司的股份。


2019年4月30日,寶華置業的股權再次進行了變更,寶華置業持股30%的股東,由山東祥泰實業變更為祥泰森林河灣。 


而入股寶華置業之前,祥泰森林河灣的實控人則發生了變更。


天眼查顯示,2018年8月27日,祥泰森林河灣股權進行了變更,股東由祥泰實業有限公司(持股100%,目前已更名為“山東中禧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禧實業”)變更為山東創合投資有限公司(持股100%,以下簡稱“創合投資”)。2019年4月10日,祥泰森林河灣股權再次變更,股東由創合投資(持股100%)變更為濟南正旭商貿有限公司(持股100%,以下簡稱“正旭商貿”)。


上述企業中,中禧實業為山東祥泰實業控股股東,持股比例為51%,創合投資則為祥泰實業持股比例49%的小股東。正旭商貿股東為青島華弘匯商貿有限公司(持股100%),后者的股東為兩位自然人季蘭英、柴誠杰。


從股權關系上來看,經過上述一系列股權變更之后,寶華置業股權往上穿透,已與祥泰系之間再無關聯。

 

值得一提的是,寶華置業2019年4月30日股權變更之后,西部信托還配合新晉股東祥泰森林河灣做了股權質押的變更。第三方企業信用信息平臺顯示,2019年5月21日,祥泰森林河灣作為出質人,將一筆寶華置業900萬股股權出質給西部信托。


記者注意到,此時距離《公開信》所提到的,“由威海寶華置業投資開發的祥泰紫宸項目因資金問題于去年底停工。”僅僅只有半年左右時間。 


上述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政府相關人士還向記者提到,“在祥泰紫宸項目停工前幾個月,他們(寶華置業)就已經出現問題了,祥泰系(方面的)股東大概抽走2個億左右的資金。”


記者多次嘗試聯系寶華置業及祥泰系多家公司,發現寶華置業2019年年報中披露的聯系電話已成空號,祥泰系多個公司公開聯系電話,或不在正常服務狀態,或無人接聽。




作者:樊 紅 敏,鄭 利 鵬
來源:中 國 經 營 報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