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信托副總裁葉凌風:若無特色產品 信托未來生存空間就不大

時間:2020/11/27 08:46:08用益信托網

他是信托法頒布后的第一批信托業務經理,也是原銀監會早期信托監管官員,如今則是行業頭部公司重慶信托高管,20年的信托從業經歷給他帶來非同一般的眼界。


這20年也是信托高速發展的時期,超20萬億元的體量使信托成為第二大金融子行業。20年里,這位“70后”信托老兵一直堅守在這個行業,是行業的親身見證者,多個職位的歷練也使他對于行業和公司的發展有著獨到的見解。


2018年資管新規開啟了信托業的新時代,資管機構競爭大潮中信托的機會在哪里?信托轉型勢不可擋,重慶信托如何看待信托轉型?近日,記者就相關話題采訪了重慶信托副總裁葉凌風。


“機遇挑戰并存”


2018年資管新規發布后,信托業進入嚴監管時代,進一步將行業轉型推向深水期。


如今處在資管新規的過渡期,靴子雖未正式落地,但配套的辦法細則也在逐步勒緊信托的錢袋子。尤其是今年資金信托新規向社會征求意見,非標業務受沖擊,信托公司最擅長的融資類業務面臨嚴峻挑戰。


不過,在重慶信托副總裁葉凌風看來,資管新規對信托公司傳統業務雖有沖擊,但“機遇與挑戰并存”。長達10年的原銀監會信托監管工作經歷,使他對于信托監管政策認識“別有洞天”。


“信托業早在10多年前就已經著手應對這個局面。”葉凌風說,信托行業“新兩規”(《信托公司管理辦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早在2007年就已經引入“合格投資者”的概念,單個信托計劃起投標準從5萬元提升至100萬元。經過10余年的發展,信托也積累了大量的優質客戶資源,從這方面來講,資管新規并不是重大沖擊。


“不過,資管新規的靴子尚未落地,現在屬于信托行業轉型的探索階段。”葉凌風補充道,由于配套規定尚未出臺,信托公司都在“摸著石頭過河”。重慶信托也在積極準備,現在的產品基本上轉向投資類為主。不過信托傳統盈利模式并未發生重大變化。


資管新規過渡期雖然延長了一年,但過渡期各類資管產品的比拼、機構的競爭仍然十分激烈。尤其是被稱為“萬能牌照”的銀行理財子公司相繼成立,更是讓不少信托業內人士直呼“狼來了”。


葉凌風并不這么看,他認為這對信托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銀行理財子公司優勢很明顯,銀行體系渠道廣泛,客戶規模眾多,資金體量巨大。這意味著銀行傾向于做可大規模、可復制、結構相對單一的產品,而對于個性化的產品反而最能發揮信托的優勢。在這方面,銀行和信托可以互為補充。”他說道。


葉凌風認為,金融體系是一個復雜的多樣化的生態體系,既需要銀行這樣巨無霸的金融機構,也需要眾多的其他金融機構,全面滿足社會多樣化的需求。社會分工和比較優勢的存在,使得各金融機構的定位逐步清晰。銀行理財子公司主要是做多元化資產配置,從信托、券商、基金等機構中配置產品。簡單來說,銀行是產品的采購方,信托等金融機構是產品的制造方。銀行的大體量也決定其對產品全部進行主動管理并不經濟和現實。信托公司和銀行理財子公司之間更多的是一種合作,而不是競爭的關系,雙方合作都能發揮自己的比較優勢。


“信托公司一定要突出主動管理能力,如果沒有自己的特色信托產品,沒有好的主動管理產品,未來也就沒有生存的空間。”他進一步透露,“目前,重慶信托正在與多家理財子公司磋商,就采購信托產品開展合作。”


在采訪中,葉凌風多次強調信托必須加強主動管理能力,只有管理好自己的產品,才在未來的行業競爭中有一席之地。


這也是重慶信托的風格,不做銀信合作、政信合作的通道類業務。據介紹,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重慶信托的信托資產管理規模僅為2100億元左右,這與行業頭部的幾家公司頗為不同。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重慶信托注冊資本150億元,為業內第一;實現營業收入78.79億元,凈利潤32.28億元,業績位居行業前三。


據了解,去年68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產管理規模的平均值為3200億元,業績排名與重慶信托相近的信托公司多在萬億元上下,2000億元僅處于行業的中下游水平。


銀信通道業務屬于被動管理類業務,信托僅作為通道,收取低廉的手續費。不過,通道業務可以快速做大信托資產規模,也是大多信托公司普遍參與的業務。然而,隨著行業監管“去通道”力度趨強,銀信通道業務被逐步壓縮。這種形勢下,加強主動管理已成共識。


信托直銷勢在必行


當前,提高信托直銷規模,挖掘財富管理業務,已成為行業發展趨勢。


“信托公司必須發力直銷業務。金融機構不能‘兩頭都在外’,即資金端和資產端都不在自己手中。財富管理業務屬于監管鼓勵的重點業務,擁有自己的財富團隊才能在產品設計上具有主動性和針對性,為客戶‘量體裁衣’。這就需要提高自身的主動管理能力,提升客戶服務水平,進而增加客戶黏性,培養公司核心投資者隊伍。”葉凌風說道。


據介紹,重慶信托于2018年底建立財富團隊,服務對象為個人和非金機構,基本以個人客戶為主,其中1000萬以上的個人客戶是其最主要群體。


目前,相當數量的信托公司正在全國范圍內加快布局財富中心,擴充理財經理團隊規模,力爭擴大客戶服務的范圍,彌補信托產品營銷方面的劣勢。


信托公司布局財富管理業務具有諸多優勢。在制度上,信托制度的資產隔離功能,是信托公司開展財富管理業務最大的優勢;在客戶資源上,信托公司的客戶均為高凈值客戶,這部分客戶的財富管理需求更高,信托公司在存量客戶資源上具有明顯的優勢;在產品供給方面,信托制度具有極高的靈活性,在產品創設上可以橫跨貨幣市場、資本市場和實業,靈活配置資產。此外,信托項目的收益率一直處于較高水平,對客戶也具較強的吸引力。


業內普遍認為,信托公司應當加大財富管理信托拓展力度、提升客戶服務和資產配置能力,為投資者提供多層次、多元化的財富管理服務。


最近幾年,信托產品銷售渠道發生明顯變化,從以往的銀行等金融機構代銷轉向信托直銷。此前,信托產品銷售嚴重依賴機構渠道代銷,長此以往,對信托公司并不是利好。通常而言,機構的代銷費往往會高過信托的報酬,而且依賴代銷,信托也無法積累自己的客戶資源。


如今,信托產品直銷模式已成為主流。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調研收集到的55家信托公司有效數據,2019年55家信托公司產品銷售規模為2.44萬億元,其中直銷規模占比達到70%,同比增速高達33%。


“寧可錯過,不能做錯”


交談中,比主動管理更頻繁提及的詞匯則是“風控”。“風控永遠是第一位。”這句話代表著重慶信托做信托業務的態度。


整體來看,當下信托業風險總體可控。隨著行業監管趨嚴,推進存量風險處置、防控化解金融風險已成為信托業今后的方向。


“重慶信托的風控標準非常高。實行‘事前-事中-事后’全面風險管理,秉承的風控理念是‘寧可錯過,不能做錯’。公司信托資產均進行封閉式管理,設置抵押擔保,一定要把風險控制住。”葉凌風說道。


在他眼中,公司上下都對風險防控有充分共識。“但凡任何一個規模2億元以上的項目,董事長都會親自去現場看項目,與實際控制人進行交流,以把控項目的風險。另外,公司的每個信托項目都要派人到現場監管,每個月輪流派員工把控住項目、資金等風險。”葉凌風介紹。


從上到下,風控的每一步措施到位,使重慶信托保持了18年集合信托產品100%足額本息兌付的記錄。


在葉凌風看來,重慶信托的管理風格與其他公司并不一樣,這也是風控的重要驅動力。


“不同于大部分信托公司,重慶信托沒有業務提成機制。”他就此解釋,“員工為了多掙錢可能會忽視風險,盲目冒進,風險積累很快。一個項目虧的錢可能需要做幾十個項目才能補回來。我們并不希望出現這種狀況。”


談到公司員工,葉凌風很為他們驕傲:“重慶信托人的歸屬感很強,效率很高,都經過精挑細選,非常優秀。”


在他看來,優秀員工的背后是公司文化的認同感。


葉凌風認為,“公司最重要的文化是自律。公司很信任員工,通過信任的力量來激發內在的動力。通過信任的驅動往往使員工更能干好每一件事。”


另外,在員工的考核方面,重慶信托有一套獨特的綜合評定體系。“比如,公司年底會將所有人一年的工作報告放在公司內網。誰都可以看,很透明。每個人一年工作量很清楚,可以從方方面面印證成績,公司全員打分,和其他評價指標一道,綜合評定員工工作成績。這樣做既可預防造假,又可保證公平。”葉凌風談道。



作者:張 志 偉,邢 萌
來源:證 券 日 報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