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信托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的發展趨勢

時間:2020/12/17 13:36:40用益信托網

2020年以來,在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及后續復工復產等的影響下,資產證券化新發行規模也表現出了前低后高的態勢,全年預計信貸CLO同比下降,ABN和企業ABS則保持高速增長。在新的市場背景和政策背景下,信托公司將找準在資產證券化領域的自身定位,發力高增長業務品種,并進一步挖掘資產證券化業務綜合價值。


一、資產證券化對信托公司的重要性有所提升


一是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符合監管導向。第一,近年來監管多次鼓勵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自99號文以來,監管持續推動信托公司規范現有業務模式,探索轉型發展方向,其中明確提出鼓勵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提高資產證券化附加值,同時也逐漸為信托公司開拓資產證券化業務鏈條中的業務資質,包括修訂ABN業務指引,已授予12家信托公司銀行間市場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承銷商資格,以及已授予兩家信托公司交易所資產證券化計劃管理人的試點資格等。第二,在資管行業監管不斷加強的政策背景下,資管新規及《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資金信托新規”)均未對資產證券化業務提出限制性要求,在銀行間、交易所市場發行和交易的資產支持證券也被明確認定為標債資產,資產證券化業務持續得到監管部門的大力支持。


二是資產證券化業務是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重要抓手。信托公司按照監管導向壓降非標融資業務,持續推進凈值化轉型,著力標準化資產投資已成為行業共識。第一,宏觀經濟增速下行,優質資產獲取更為困難,信托公司亟需要通過資產證券化業務盤活存量創造新的業務空間,通過資產證券化業務推進非標轉標也因此成為行業探索的方向。第二,在推進凈值化轉型的過程中,信托公司開始大力發展標品投資業務,尤其是債券投資業務。由于既有債券市場競爭者眾多,且信托公司參與債券市場限于監管政策缺乏杠桿優勢,也囿于產品私募性質缺乏資金成本優勢和稅收優惠紅利,同時由于自身標債投資業務積累較少缺乏投研經驗,不少信托公司將自身較為熟悉的資產支持證券作為投資的重點之一。


二、企業資產證券化業務將成為發展重點


隨著資產證券化產品市場認可度的提高,資產支持證券的投資需求和資產供應均較為旺盛,近年來ABN和企業ABS市場呈現出較信貸CLO更快的新發行規模增速,企業資產證券化業務將成為信托公司的發力重點。第一,從業務實踐來看,新發行ABN和企業ABS規模實現更快增長。根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內新發行信貸CLO、ABN、企業ABS規模分別為7844.69億元、4501.53億元和14421.29億元,年內新發行信貸CLO規模較2019年全年減少18.58%,但新發行ABN、企業ABS規模較2019年全年分別增長55.67%和29.95%,預計全年增速也較為樂觀。第二,在提高直接融資比重的政策導向下,ABN和企業ABS市場將進一步擴容,信托公司在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市場的機會更大,因此信托公司未來資產證券化業務或將更加重視ABN和企業ABS業務。11月起我國信貸CLO業務開始實施信息登記,信貸CLO的發行效率將進一步提升,信托公司應牢牢抓住信貸CLO基本盤業務。同時,受益于ABN和企業ABS市場的高速增長和相對較低的市場集中度,信托公司在ABN和企業ABS業務方面仍有趕超的可能性,尤其是信托公司在ABN中發行載體、企業ABS業務中創設和生產基礎資產方面已經構筑了相當的優勢,因此也更為值得進一步深挖拓展。


0WVK$0K4D$$R[I7$33O1HPO.png


三、對資產證券化業務價值的挖掘將更加充分


一是信托公司將進一步挖掘資產證券化業務的規模價值。無論是與國外還是與國內信用債市場相比,資產支持證券作為重要的債務融資工具,均有極大的市場空間。根據十九屆五中全會和“十四五”規劃的精神,“十四五”時期貫徹新發展理念,必將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暢通直接融資渠道,這也為資產證券化市場擴容指明了方向,信托公司將抓住不斷擴容的資產證券化市場機遇,盡快實現該業務的規模價值和顯著的業績貢獻。


二是信托公司將深度挖掘資產證券化價值鏈中的服務價值。第一,創設和生成基礎資產市場空間廣闊,創新基礎資產交易也將貢獻顯性利潤。2018年以來,企業ABS涉及信托受益權類基礎資產已達到198單2538.55億元,從數量和規模角度各年度亦呈現持續增長態勢,其中2020年以來信托受益權類基礎資產相關的企業ABS業務規模增速較2019年全年已達到54.73%,遠超企業ABS新發行規模增速,也證實信托受益權類基礎資產的上市場認可度不斷提升。未來,信托公司除不斷為資產證券化業務創設和生成基礎資產,還將利用基礎資產供應優勢,發展交易型資產證券化業務,作為發起機構買入符合條件的基礎資產,主動獲取基礎資產利息與資產證券化發行成本之間的利差。第二,業務聯動價值凸顯,信托公司將進一步深挖資產證券化業務發行、承銷、投資等環節的聯動價值,打通資產證券化業務鏈條中的資管環節和投行環節。業務聯動并非易事,但從實際運作來看,投資環節的開展極大地助力了承銷規模的增長,承銷環節的加入則有效提升了資產證券化業務的整體業績貢獻。


三是信托公司將爭取更多業務資格,在資產證券化業務乃至信用債市場取得更大突破。從全市場來看,根據Wind數據,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內除金融債之外的信用債發行規模約14.71萬億,是五年前的兩倍左右,且仍在快速增長中。信托公司除主要參與信貸CLO發行、ABN業務的發行及部分分銷外,華能信托和中信信托擔任企業ABS計劃管理人并累計落地21單合計規模148.35億元。未來,信托公司將爭取更多業務資格以更大的規模、更多的主導參與資產證券化業務,包括更多信托公司取得企業ABS計劃管理人資格,更多信托公司取得銀行間市場債券分銷資格并爭取獲得主承資格,獲得交易所市場信用債承銷資格,在REITs領域取得資格突破等。


四、面臨的市場競爭將更加激烈


一是資產證券化業務的信托同業競爭已經十分激烈,市場集中度處于高位。據Wind數據,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內共20家信托公司參與了信貸CLO業務的發行,35家信托公司參與了ABN業務的發行,但絕大部分市場份額集中于龍頭信托公司。從新發行規模角度,信貸CLO業務的CR10達到94.52%,ABN業務的CR10達到79.44%。與此同時,大量信托公司年內業務數量和規模均偏少,其中11家信托公司新發行信貸未超過3單,14家信托公司新發行ABN未超過3單,這既不利于積累同業資源、資金資源和資產資源,也不利于積累業務經驗,年內過少的新增項目或將影響業務的持續性,反過來進一步導致市場份額向龍頭信托公司集中。與此同時,信貸CLO、ABN業務中龍頭信托公司在企業ABS中擔任原始權益人的表現也更為突出。根據Wind數據,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內企業ABS原始權益人為信托公司的共涉及12家信托公司合計規模2595.17億元,其中華能信托擔任原始權益人的企業ABS發行規模達到1053.20億元,天津信托、五礦信托、外貿信托、中航信托、光大信托也分別涉及729億、259億、240億、130億和127.81億的發行規模。


二是資產證券化業務的外部競爭也十分白熱化,信托公司與券商的差距仍然較大。2018年以來企業ABS市場的新發行規模持續超過信貸CLO,亦遠超ABN市場。企業ABS業務由于市場規模較大,且參與機構數量更多,市場集中度攀升程度雖不及信貸CLO、ABN劇烈,但也同樣出現了集中度不斷提升的趨勢。根據Wind數據,截至2020年12月14日,2020年內共89家機構擔任企業ABS的計劃管理人,累計年內新發行規模1.44萬億元,其中規模最大的十家機構合計發行規模8814.50億元,CR10達到61.71%,規模最大的三家均超千億元,共29家機構規模超百億元,華能信托發行規模則為50.12億元,中信信托為21.73億元,規模排名分別位于41、59,與頭部券商及券商資管子公司的差距仍然巨大。


三是信托公司仍應正視和應對資產證券化業務面臨的挑戰。第一,金融供給側改革在資產證券化業務領域也逐漸深入,資產證券化市場中龍頭機構的優勢不斷加強,部分機構也開始淡出該業務領域。從資產證券化的參與機構數量來看,2020年未能延續高速增長趨勢,各類資產證券化業務發行主體參與機構數量基本與上年持平或有所減少;從前述新發行規模來看,市場集中度則進一步提高。龍頭之外的信托公司要實現在資產證券化業務領域的突破,應找準自身定位,至少在資金資源、項目資源、業務效率、附加價值等一個和多個方面取得競爭優勢。第二,信用債市場風險事件也對資產證券化業務造成了一定影響,尤其是ABN和企業ABS產品,下半年以來部分項目出現了劣后級投資人難找的窘境,信用債風險情緒蔓延,以及資產證券化產品二級市場流動性偏弱本身也阻礙投資人退出路徑的客觀現實,或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資產證券化產品的投資需求,信托公司應持續關注信用債市場,并優化資產證券化產品的風險定價機制。第三,公募REITs采用了“公募基金+單一基礎設施資產支持證券”的法律架構,信托公司的參會機會反而較少,亦說明私募定位的信托架構在降低資金成本方面仍應努力。第四,對于具有一定資源稟賦的信托公司來說,資產證券化業務不應輕言放棄,尤其是未來服務信托的開展及相關業務資格的獲取,或將有賴于信托公司在當前資產證券化業務、家族信托業務、年金信托業務等積累的服務能力和服務經驗。


作者:崔 繼 培
來源:中 誠 信 托

責任編輯:yuz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