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彬彬:資管新規過渡期最后一年對銀行理財和債市的影響

時間:2021/01/09 10:21:59用益信托網

2020年7月31日,央行將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至2021年底。市場關注銀行理財的整改情況,以及資管新規過渡期最后一年對債市可能的影響。本報告將對此進行分析。


資管新規和理財新規等對銀行理財整改的要求


資管新規和理財新規等對于銀行理財轉型的要求主要集中在以下幾方面:


打破剛兌,明確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


規范資金池,實行凈值化管理。


控制資產期限錯配。


2020年12月,銀保監會工作論文《中國影子銀行報告》指出,在資管新規出臺前理財投資非標資產的平均剩余期限為784天,而非保本理財產品的平均剩余期限為129天,期限錯配嚴重。資管新規要求,封閉式產品期限不得低于90天,并且資產中非標的終止日不得晚于封閉式產品的到期日或者開放式產品的最近一次開放日。


非標限額和集中度管理。


理財新規要求,銀行理財產品投資非標的余額不得超過理財產品凈資產的35%以及本行總資產的4%;投資單一債務人及其關聯企業的非標余額不得超過本行資本凈額的10%。


期限匹配以及限額和集中度管理的要求將推動銀行理財資產配置從非標向標準化債權轉變。


統一杠桿比例。


資管新規要求,每只開放式公募產品的總資產不得超過該產品凈資產的140%,每只封閉式公募產品、每只私募產品的總資產不得超過該產品凈資產的200%。


在此基礎上,2019年12月銀保監會和央行發布的《關于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對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的杠桿上限提出了更為嚴格的要求,為120%,直接對標貨幣基金。


根據中國理財網披露的數據測算,2019年末非保本理財整體杠桿水平在112%左右,符合監管要求。


限制攤余成本法的使用范圍。


資管新規規定,采用攤余成本法估值需要至少滿足以下其中一個條件:一、產品為封閉式產品,且所投金融資產以收取合同現金流量為目的并持有到期。


二、產品為封閉式產品,且所投金融資產暫不具備活躍交易市場,或者在活躍市場中沒有報價、也不能采用估值技術可靠計量公允價值。


2018年7月發布的《關于進一步明確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拓寬了攤余成本法的適用范圍:“(在資管新規)過渡期內,對于封閉期在半年以上的定期開放式資產管理產品,投資以收取合同現金流量為目的并持有到期的債券,可使用攤余成本計量,但定期開放式產品持有資產組合的久期不得長于封閉期的1.5倍;銀行的現金管理類產品在嚴格監管的前提下,暫參照貨幣市場基金的“攤余成本+影子定價”方法進行估值。”


另外,2019年12月的《關于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也明確了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可以采用攤余成本法(當然需要滿足一定的條件)。


值得說明的是,對于銀行理財中的現金管理類產品,監管趨勢是逐步向貨幣基金靠攏,確保與貨幣基金等同類產品監管標準保持一致,促進公平競爭,防范監管套利。


銀行理財整改現狀


(1)非保本銀行理財規模


2020年非保本銀行理財規模估計在25萬億左右。根據中國理財網的統計,2019年末非保本銀行理財產品存續規模約為23.4萬億;根據銀保監會答記者問披露的數據測算2020年4月上升至25萬億左右。


目前官方并沒有進一步披露2020年2、3季度的規模數據,而從歷史數據來看普益標準口徑數據與官方相差不大,因此2020年的數據我們將用普益標準口徑進行近似替代(下文其他指標也同理),照此估算2020年2、3季度規模分別為24.6、25.1萬億。


(2)非保本理財資產配置情況


銀行理財減配非標等資產,增配信用債。資管新規發布之后,近兩年非保本銀行理財中非標、權益類資產、現金及銀行存款、拆放同業及買入返售以及其他分項占比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而信用債占比明顯上升(2019年末占比為51.67%,較2018年上行6.6個百分點),利率債占比基本持平。


按照中國理財網的數據,2019年末銀行理財資產中非標規模約為4.1萬億,但考慮到2020年7月《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正式將“非非標”(如銀登中心的理財直融工具)和同業借款認定為非標,實際非標規模會更大。


考慮到近兩年非保本理財規模穩中略升,而其資產中非標規模實際上卻在下降,這可以認為是在資管新規落地后,銀行理財對于非標的配置能力下降,信用債逐步取代了原來非標的位置。


(3)理財產品期限兩端化


考慮到期限匹配的要求以及攤余成本法估值對于投資者來說更具吸引力,銀行理財期限整體提升,不過具體來看正逐步朝兩個方向發展:一是現金管理類產品(2019年末現金管理類理財規模4.16萬億元,占凈值型理財的41.04%,仍是銀行理財的主力產品);二是長期限的封閉式或定開產品,主要用于對接非標(2019年期限在1年以上的封閉式產品累計募集資金0.97萬億元,同比增幅93.93%)。


(4)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進度


2020年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進度預計超過一半。根據中國理財網的統計,2019年末凈值化理財占比約為43.27%;而根據普益標準的數據,2020年1-3季度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進度分別為51.4%、53.8%和58.0%,4季度預計會進一步提升。而由于普益標準口徑數據包含理財子公司(中國理財網數據不包含理財子公司,而理財子公司產品基本都為凈值型產品),因而實際凈值化轉型進度可能會更低一些。綜合判斷,我們認為2020年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進度預計確定超過一半。


分類型來看,2019年末股份行和城商行的理財凈值化轉型進度最快,分別為56.45%和45.69%,國有行和農商行進度較慢,僅有28.6%和28.94%。


2020年底是銀行理財第一階段整改的重要時間節點,其中老產品壓降是重點。在此影響下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進一步推進,城商行和農商行轉型明顯提速,不過國有行轉型進度依然偏慢。


國有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進度較慢的原因在于難以消化的老資產(如非標、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工具、非上市公司股權等)規模較大,以及部分凈值型產品劃轉至理財子公司。


雖然國有行和股份行凈值化轉型進度不及城商行,但從凈值化理財規模來看,全國性銀行(國有行+股份行)仍是其中大頭,占比超過75%。


進一步地,對于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2019年12月《關于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已經明確要求其投資范圍全面對標貨幣基金,主要投資于貨幣市場工具,特別強調不能投資于AA+等級以下的信用債、股票、非標等。現在的問題是在資管新規過渡期明確一年的情況下,正式稿何時下發以及對應現金管理類產品的整改進度問題。


目前銀行理財轉型中仍面臨的困難及應對方法


對于老理財產品的存量資產,具體的處置措施包括:


公開市場出售。對于流動性較好的存量資產,可采取公開市場出售的方式進行處置。


發行新產品進行承接。由商業銀行及其理財子公司發行符合資管新規的新產品承接部分債券、非標債權等存量資產。


非標回表。對于類信貸資產(非標)在符合信貸條件的情況下,可通過回表進行壓降,監管部門也會適當提高監管容忍度。


非標轉標。將非標轉換為監管部門認可的標準化資產。


合同變更。如部分商業銀行根據合同條款提前終止部分老理財產品。


自然到期。


然而,根據上文的分析,2020年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進度可能僅超過一半,其中國有行轉型進度依舊偏慢,主要困難在于部分在2021年底前未能自然到期的存量資產難以處置和壓降,監管部門此前在答記者問中也有所提及,具體包括:


(1)非標


部分未到期的存量非標難以處置的原因在于兩方面:


一是非標轉標渠道受限。2020年7月《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正式將“非非標”(具體包括:①銀登中心的理財直融工具;②銀登中心的的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③中證報價系統的收益憑證;④北金所的債權融資計劃;⑤保交所的債權投資計劃、資產支持計劃 )認定為非標;同業借款是線下業務,信息披露不足,無交易場所,也被認定為非標。


二是非標回表面臨更強的監管約束。一方面,很多非標資產本身就不滿足銀行自身的信貸標準,并且部分已經發生違約,貿然回表可能對應著銀行不良貸款風險和撥備計提的上升。另一方面,非標回表意味著銀行風險加權資產增加,銀行資本和MPA約束進一步凸顯,銀行面臨著更高的資本補充壓力。


(2)非上市公司股權、PPP項目、產業基金等


很多銀行理財持有未到期的存量未上市公司股權類、PPP項目、產業基金等,這些資產期限較長,并且在實際運作當中可能已經出現浮虧,處置難度較大。


(3)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工具(含二級資本債、永續債以及此前的次級債和混合資本債)


歷史上商業銀行之間往往會通過理財產品互持對方的二級資本工具(含二級資本債、永續債以及此前的次級債和混合資本債)和普通債,中債數據顯示2020年11月銀行理財的托管規模占全市場的22%和7.5%。這些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工具和普通債雖然屬于標準化資產(永續債嚴格劃分屬于權益類資產),但往往期限較長、流動性較差,銀行自營部門或非銀機構的承接意愿相對有限,市場化處置難度較大。


對于難以在2021年底完全處置和消化的老理財產品存量資產,2020年7月央行在答記者問中明確表示需要“金融機構說明原因并經金融管理部門同意后,進行個案處理,列明處置明細方案,逐月監測實施,并實施差異化監管措施”(即“一行一策”)。


2020年12月,某媒體報道稱,監管部門對部分表外資產較大的銀行進行了窗口指導,允許周期較長、最難處理的資產(估計還有幾千億的規模)進行“一行一策”處理,時間最長放寬到2025年。


對債市的影響


雖然部分老產品難以在2021年底前整改完畢,但在銀行理財轉型之路仍會進一步推進,對債市而言存在以下幾方面的影響:


(1)利好同業存單和短久期、高等級信用債


上文分析已經指出,銀行理財轉型的其中一個重要方向便是現金管理類產品(2019年末現金管理類理財規模4.16萬億元,占凈值型理財的41.04%)。


此外,2019年12月《關于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已經明確要求現金管理類產品:


一、投資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過120天,平均剩余存續期限不得超過240天;


二、投資范圍全面對標貨幣基金(特別是不能投資于AA+等級以下的信用債)。


這意味著銀行理財對于同業存單存單和短久期、高等級信用債的需求將有所提升。另外,由于非標規模持續壓降,銀行理財將會把原本非標的配置需求部分轉向(高等級)信用債。


(2)長久期債券配置需求可能不足


凈值化管理意味著單一產品流動性要求提升,從資產負債久期匹配的角度考慮,即使非標轉標,對于長久期債券的配置需求也有可能不足。


一方面,期限較長、流動性較差的部分商業銀行普通債和二級資本工具(含二級資本債、永續債以及此前的次級債和混合資本債)預計會伴隨著老理財產品的整改而被處置。


另一方面,雖然長期限(如1年以上)的封閉式或定開產品發行規模在增長,但絕對規模依舊偏小,并且主要用于承接非標,這意味著能夠配置債券的銀行理財更多仍是中短期限的。


(3)關注票息平衡和信用容忍度變化


進入2021年,意味著資管新規過渡期進入倒計時狀態,銀行理財因為其產品定位決定了與公募仍然有較大的差別,但是規范的方向逐步看齊,這就決定了整體銀行理財的競爭力還是在負債管理方面體現,對于資產而言,理論上銀行資產定價能力依然遠勝于其他金融機構,但是標準化與規范化的趨勢中,兼顧流動性的票息與負債的平衡訴求也越來越高,資產與負債的平衡點,還是資產的票息覆蓋情況。這對于整體標準化資產的定價必然產生影響。


其次,考慮到凈值化轉型與公募化趨勢,銀行理財的信用容忍度自然也會改變,信用市場在永煤事件后本身處在微妙階段,雖然我們對2021年信用環境不悲觀,但是銀行理財在過渡期的行為變化仍然需要關注,雖不至于加劇信用收縮,但是分化和分層的趨勢會進一步明確。


作者:孫 彬 彬,陳 寶 林,許 銳 翔
來源:新 浪 財 經

責任編輯:jiangyuyan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