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三年大賺850億!養老金入市規模為何仍難達預期?

時間:2021/01/13 17:57:27用益信托網

2020年的疫情并沒有對基本養老金投資運營的業績造成不利影響。在2017年~2019年這三年賺了850億元的基礎上,2020年的投資收益還會上一個新的臺階。

 

然而,投資收益的大漲并沒有帶來投資規模的大幅增加。在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只有4萬億元的2015年,官方曾預期基本養老金入市的規模可以達到2萬億元。現實的情況卻是,在此后的五年間,基本養老金累計結余曾一度達到了6.2萬億元,但入市資金仍然只有1萬億元左右。

 

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養老金部主任陳向京近日公開表示,受疫情的影響,減費措施出臺,養老金委托投資規模的增長面臨很大的壓力。過去一年間,該會與31個省份進行了溝通,再加上監管部門也通過正式發文的形式擴大委托規模,除了個別省份之外,到2020年底大部分省份都能完成委托簽約。

 

第一財經采訪的業內專家均表示,在社保降費、全國統籌尚未實現以及老齡化加速的大環境之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入市的增量不會太大。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擴大養老保險投資運營規模的唯一路徑是盡快實現全國統籌,讓全國31個省份的資金匯到中央,才能形成規模效應。2020年,全國各省份都已經宣布實現了省級統籌,從省級統籌到全國統籌既沒有政策障礙,也沒有技術障礙,只差臨門一腳了。

 

01  疫情拉慢養老保險投資“進度條”

 

按照國務院2015年8月印發的《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2016年基本養老金正式開展委托投資運營,社保基金會作為目前唯一受托機構,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進行單獨管理、集中運營、獨立核算。

 

當前的委托模式是每個委托省作為獨立委托人,在根據各自實際情況預留一定支付費用后確定委托金額,分別于社保基金會簽署合同,開展固定期限,以一定收益要求為基礎的委托投資。到期后,先完成前一筆委托期的結算,然后再根據支付需求選擇是否開展新的委托。

 

截至2019年底,已有22個省份與社保基金會簽約,委托規模達10930億元,占我國當年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結余比例的17%,這一比例并不是很高。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發布的《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受托運營年度報告(2019年度)》稱,2019年,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權益投資收益額663.86億元,投資收益率9.03%。基本養老保險基金自2016年12月受托運營以來,累計投資收益額850.69億元。

 

陳向京表示,2017到2019年的年化收益率是5.58%,2020年總體收益水平還是不錯的。可以預期,如果加上2020年的業績,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歷年年均投資收益率將上一個新的臺階。

 

雖然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取得了不錯的業績,但從數據來看,2020年前三季度委托投資的進展較為緩慢。人社部的數據顯示,到三季度末,有24個省份啟動基金委托投資,只比2019年底增加兩個省,委托規模從1.09萬億元增長到1.1萬億元,到賬金額尚未超過1萬億元。

 

疫情下社保費大幅減收是去年養老金投資滯緩的重要原因。為了保市場主體和保就業,中央在疫情期間實施“減免緩”養老保險繳費政策,企業養老金基金繳費全年減收將超過1.5萬億元。

 

人社部養老保險司司長聶明雋曾表示,企業養老保險基金2019年底累計結余為5萬億元。實施減免政策后,會有較多的省份出現當期收不抵支,但絕大部分省份都能通過動用歷年結余確保發放,預計到2020年底還能保持3.8萬億元以上的結余。

 

董登新認為,養老保險“減免緩”政策影響到了養老金當期的收支平衡,在這種情況下,地方首先要考慮保發放,這會影響到地方參與養老保險基金運營的積極性。

 

為了推進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運營的進程,2020年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在2019年22個省份的基礎上,和31個省份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進行了溝通,除了個別省份2020年簽約無法落地之外,大部分省份估計都能完成委托簽約。

 

陳向京說,委托規模上,隨著新增委托省份的增加和城鄉居民保新增的簽約,2020年委托規模仍然是穩步增長的。

 

02  什么制約了養老金入市規模

 

疫情只是影響養老金運營規模的原因之一,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自2015年《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出臺之后,業內就認為入市規模不會像官方預想的那么樂觀,五年來的實踐也證明了這一點。

 

地方政府的積極性是非常關鍵的一個因素。華中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孫永勇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基本養老金投資運營存在一種內在矛盾,對于“有錢”的省份來說,養老金支付規模不大,做投資的動力不足;對于“窮”的省份來說,也沒錢去投資,這兩種類型的省份對于投資的積極性都不高,只有那些“有點錢又有較大支付壓力”的省份才有動力去做投資。

 

“雖然富裕的省份存在養老金增值保值的壓力,但對于政府來說,按時足額發放養老金才是第一要務,投資雖然有收益,但也是與風險相伴的,地方政府會權衡之間的關系。”孫永勇說。

 

董登新認為,雖然我國企業養老金累計結余有4萬億元,但分布并不均衡,大部分都是東部沿海和經濟發達省份。對于累計結余的大省來說,這些資金都存在當地的銀行,是屬于當地的金融資源,在地方本位主義的影響之下,參與投資運營的積極性不高。

 

養老金支付壓力也是制約養老金投資規模的一個客觀原因。在“統賬結合”的制度模式下,由于制度轉軌成本沒有得到及時解決,養老金支付壓力逐年增大,各省份出于保發放的審慎考慮,只能將較低比例的結余資金進行固定期限的委托,這使得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實際開展委托投資運營的規模偏小。

 

陳向京也表示,截至目前,各省份都選擇了理事會需要承諾保底的合同,同時各個省份收益波動容忍度還是非常有限的。如何在風險容忍度較低的情況下拉長投資期限,提升風險容忍度,獲取較高的收益率對社保基金理事會來說確實是一個挑戰。

 

提高養老金的投資效益是實現我國養老保險制度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一環。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認為,如果不考慮通過積累、儲備和增值來建立真正可持續的養老金制度,必將在未來陷入老齡化的集體困境中。20年來,我國的養老保險資金一直處于低收益率的狀態,這些長期基金難以分享到經濟發展的成果,是一種極大的浪費。

 

去年末發布的《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20》建議,盡快推進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是深化養老金體系改革的重要措施。只有在全國統籌的基礎上建立專業的定期精算報告制度,并根據精算結果實現繳付政策和投資管理的更好聯動,才能促進基本養老基金形成適當的投資規模,并通過投資收益“反哺”養老保障支付,助力我國養老金體系的長期可持續發展。


作者:郭 晉 暉
來源:第 一 財 經 資 訊

責任編輯:yangtao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