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政信信托會違約嗎?

時間:2021/01/19 11:19:15用益信托網

就在上周,我一直關注的一個貴州風險資管項目解決了。因為有一位讀者剛好做了這個項目,進展大概都知道一些。


這個項目違約了大概1年多,中間投資者也經歷過非常艱難的掙扎,和管理人有過矛盾和摩擦,但是后來,不少人能稍微放下心來。


錢沒到手,為啥能放心呢?


主要原因是管理人工作做得不錯。一方面,和當地政府協商追加風控,達成新的協議;另一方面,據說項目經理親自和投資人一起上門督促,甚至最長一次,在當地待了半個月之久。


有這樣的韌勁兒加持,投資人后來就能在心理上安定下來,而不是一天四五個投訴電話往上打。


不像信托可以發新項目解決老項目,現在陷在貴州政信里的違約資管們,解決的路徑看下來,基本就是兩條:要么,自己找大戶找股東把散戶的資金置換出來,兌付了事;要么,就是死磕城投,一旦有新的資金進來,一定千方百計去爭取。


前一個我們寫過一例:現在這個項目就是后一種的典型。兩種路線不管怎么看,一個負責的管理人,一位得力的項目經理都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但我要說的是,最重要的還不是這個,而是這個項目本身就是一個可以解決的項目,盡責的管理人相當于加速了它的解決。


這個項目是遵義市新蒲新區某平臺的,看看遵義主城區去年的土地成交: 


2020年整個遵義市15各縣區中,新蒲新區土地出讓面積占第5,但是土拍收入卻占到第二,達44.16億,以商住用地為主。


2017年以后,遵義市政府以及30余個政府部門陸續遷至新蒲。作為遵義新的行政、教育、文化、醫療中心,本來資金和資源的流入就是可預見的,土地市場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


遵義未來的化債之路,也許就是城投體系眾生相的典型反映。賺錢能力,再融資能力,政府和城投體系化債無出其二。


如果把城投這個大體系比作一棵大樹,樹干是區域的經濟財政能力,這反應了一定程度的集體信用。從這個角度來說,新蒲的這根樹枝就比播州的要粗。


而樹枝則是那些體制參與程度較高的平臺,也就是所謂的核心平臺。至于那些邊邊角角的下屬公司,也號稱是平臺的,只能叫樹葉子。


當下,選好項目的要義就是——遠離樹葉子平臺。


光景好過的年份,樹葉很重要,需要它們源源不斷的融資,供應到枝干上去。一旦遇到寒冬,自然就是秋風掃落葉。


寒冬什么時候來臨?我個人認為,今年要關注兩個時間節點,一個是兩會前后,疫情初始階段釋放的大量短期流動性,差不多一年,進入到一個流動性回收決策期,可能會對城投體系流動性產生直接的沖擊。


第二個時間點是三季度,二三季度是城投債到期的高峰,如果三季度疊加通脹回升,資金面進一步壓縮,很有可能會沖擊到城投標債市場,信托就更不在話下了。


作者:洛 洛 楊
來源:大 話 固 收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