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信托經理,格外迷茫

時間:2021/06/29 17:03:28用益信托網

張三是上海某信托公司一名信托經理,從業時間3年,最近陷入了極度焦慮的狀態。

 

一是負面情緒的擴散,投資人不再閉著眼睛買項目,對項目的要求越來越嚴;二是越來越嚴格的監管,使得好幾個本來能夠落地的項目都懸著,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下文,信托行業出現資產荒。

 

信托經理的收入大部分還是要靠年底的獎金的。如果完不成業績,沒有獎金,在一線城市的生存壓力很大,張三已經開始向信托圈內人咨詢怎么做兼職了。

 

人生發財靠潮流,信托業也是這樣。自2007年換發金融牌照重新開業,信托行業經歷了一個黃金十年。

 

現在年紀在35-40歲的信托人如果一直都在這個行業工作的話,正好能經歷這個黃金十年,雖然不一定能夠實現財務自由,但也都積累了相當殷實的個人財富。

 

2017年是信托行業轉折的一年,信托規模開始下降,增速開始大幅下跌。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從這一年開始,信托行業平均報酬率從0.73%逐步下降至目前的0.37%。

 

緊接著是2018年去通道、控地產;2019年暫停所有通道業務;2020年3月的壓縮融資、預計全行業要壓降1萬億;4月的江蘇清退8%;5月的50%紅線;6月的云南清退6.5%……2021年3月,監管部門對非標業務圍追堵截,又有六種項目被定為假“投資類”信托。

 

毫無疑問:信托躺著賺錢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哪怕再留戀,也要接受現實,如果繼續躺著,只會走向死亡。有人說非標已死,或許有些夸張,但是想在非標上再掙那么多錢已經不太可能了。

 

朋友們調侃張三:他就好比是在辛亥革命前參加科舉中了狀元,在解放前加入了國民黨。

 

像張三一樣陷入迷茫的信托經理,還有很多很多。

 

最近與幾位同在做信托的朋友交流時,大家普遍很焦慮,尤其是80后的信托人,大家一直著急的想要找到一個新的業務模式或者工作,以期降低中年危機感。但是對于之前主要做非標業務的信托人來講,變換車道太難了。

 

“過去非標有多好賣,現在就有多心酸。”這是一位主賣信托的三方理財師發出的感慨。

 

很多信托公司從2020年就開始不斷有業務部門和風控合規部門的人員離職,甚至有些信托公司已經凍結了正常的人事招聘。金融行業流動性大這是公認的,但是從年初到現在,只見流出,很少見流入,給人一種葉落知秋的感覺。

 

筆者當時也是一名信托經理,但是仍然對某家信托公司艷羨無比,甚至萌生了跳到某家信托公司的想法。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某家信托公司已經折戟沉沙,整個信托行業也風雨飄搖,遠超其他金融行業的超額收益逐漸收斂至平均水平。當超額收益的夢想破滅后,甘愿堅守金融民工這個工作的人還能有幾何呢?

 

有的人無奈地跳槽其他行業,有的人仍然在原地堅守,有的人在嘗試謀求轉型,還有的人聚在一起研究經濟學。如研究概率論:這牌杠上開花的概率有多大?


或者是在探索邊際效應:在什么時間“ALL IN”可以實現收益最大化?

 

亦或在思考博弈論:我方漲價會不會導致對方棄牌……


銷售的收入都是底薪+業績,四五個月不出單,靠著兩三千的底薪過活,那些研究偏門經濟學的理財師都或主動或被動離職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未來的信托行業需要具有更高水平、更綜合技能的人才,資管行業內的界限已經呈現出越來越模糊的趨勢。我也可以做你的業務,你也可以做我的業務,反正都是資管業務。

 

雖然面臨著這么嚴格的監管和限制,傳統業務越來越難做,但信托作為第二大金融子行業,仍然在我國經濟的發展以及金融體系的中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只是我們需要改變以往的粗放式增長觀念,順應新時代的發展趨勢,信托從業人員也必然因此而經歷一輪大浪淘沙。

 

時代的一朵浪花,對個人而言就是滔天巨浪。在下行周期中,像張三這樣的信托從業人員難免會經歷迷茫,這個過程會很痛苦。時代拋棄一個人時,連一聲再見都不會說,等反應過來時才猛然發現:原來自己就是那個迷茫的張三。

 

同時,我們也應該堅信,在信托行業堅守下去,努力創新和轉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被時代拋棄的,只有那些不思進取、自暴自棄的人。


作者:
來源:信 托 圈 內 人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