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信托9年:認知度提升 業務增長快

時間:2021/07/19 15:08:58用益信托網

“你會一直管理這個家族信托嗎?”上海信托信睿家族管理辦公室副總經理劉杰至今記得8年前簽約的首位客戶問他的這個問題。

  

與一般的信托關系相比,家族信托的存續期限更長,這對受托人(信托公司)的久遠度提出的要求更高。因此,不光是劉杰,哪怕是68家信托公司,都可能面臨類似的拷問:“你會成為一家百年老店嗎?如果不能,我為什么把家族財富托付與你?”

  

信托行業自1979年重新崛起開始,歷經40多年的風雨。對于信托是什么、家族信托能干什么,信托業界在不斷探索與磨合,對大多數老百姓來說這兩個問題也有些“超綱”,哪怕是高凈值客戶,在與68家信托公司中的一兩家從建立聯系到取得信任再到托付,很多仍是一個進行時。

  

但無論如何,信托業在回歸本源的轉型過程中,對于家族信托的認知與實踐都在不斷向前發展。近段時間,本報記者對10家信托公司家族信托業務現狀進行調研,從相關反饋可見,得益于高凈值人群規模增速與其對家族信托認知度、認可度的提升,再加上行業轉型壓力的多重驅動,中國家族信托意向人群數量、家族信托業務規模正呈快速增長趨勢,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速普遍保持在50%左右。

  

9年探索今安好

  

2015年1月,平安信托邀請了百余位高凈值客戶齊聚海南三亞,共同見證其家族信托品牌“鴻承世家”的正式發布。定位為服務3000萬元以上高凈值客戶,該家族信托品牌算是行業第一個。

  

在正式注冊品牌兩年多前,2012年9月,平安信托推出一款總規模5000萬元、合同期限長達50年的單一資金信托計劃,該產品被譽為國內家族信托業務的破冰之舉。當時,國內有平安信托、招商銀行推出家族信托服務;農業銀行籌備家族事務所;上海信托宣布為中國的企業家量身定制具有家族特色、家族文化的傳承規劃。

  

各金融機構都在對家族信托這一市場躍躍欲試。時至9年后,這些當年以及后來參與的信托公司怎么樣了?

  

“原以為疫情導致人們出行受限,家族信托業務將受到拖累。沒想到的是,去年以來,家族信托業務實現翻番增長。”劉杰坦言。

  

劉杰所說的不是個案。在記者調研的10家信托公司中,家族信托業務規模增速與去年同期相比普遍保持在50%左右,成倍增長的約有一半。從規模大小看,“先行者”們占據優勢地位,但后起之秀也沖勁十足。

  

從時間段上劃分,10家信托公司入局家族信托的時間大致分三個階段,早期為2012年至2013年,有3家;中期為2014年至2016年,有3家;后期為2018年至2019年,有4家。

  

最早參與家族信托的有平安信托和外貿信托,業務規模如今仍排在此次調研中的前列。2013年5月成立境內首單私行家族信托的外貿信托目前總規模為420億元,位列第一;平安信托家族信托規模現為220億元,僅次于外貿信托;2013年開始家族信托業務的上海信托目前存續規模為120億元。

  

2014年至2016年入局家族信托的有中融信托、興業信托和愛建信托。截至2021年6月末,中融信托家族信托管理規模近140億元,同比增長60%;興業信托首單家族信托于2014年落地,目前興業信托家族信托辦公室業務管理規模近120億元;2016年11月1日,愛建信托正式啟動面向超高凈值人士的家族財富管理業務,目前存續單數47單,較去年同比增長2.8倍。

  

2018年至2019年開始家族信托業務的有五礦信托、光大信托、重慶信托和杭工商信托。截至2020年年末,五礦信托累計設立家族信托超過150單,實際配置規模近50億元;光大信托在家族財富業務發軔兩年之際,實現家族財富業務簽約規模200億元的突破,截至2020年年末,家族財富業務累計管理資產規模超134億元;重慶信托于2019年9月成立第一單家族信托,今年上半年與去年同期相比,在單筆規模上實現突破,設立了規模達1億元的家族信托;同樣于2019年成立首單家族信托的杭工商信托目前規模約13億元,該公司表示,今年上半年的客戶咨詢量有明顯的提升。

  

內外兼修顯成效


記者發現,10家信托公司均打造了專屬的家族信托品牌,還有公司根據不同產品特點,分設不同的品牌系列。比如,重慶信托有“臻善傳家”系列,興業信托有“興享世承,藏瓏匯富”家族財富管理品牌,外貿信托有“五行匯澤”系列、福字系列等9個品牌。

  

品牌,往往承載著各家信托公司的理念,也使得各家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更具辨識度。從品牌傳承基因上來看,愛建信托“托愛未來 信建百年”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從其創始人愛國工商界人士和均瑤集團的背景來看,民營企業家和家族傳承的品牌基因對家族財富新品牌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再如五礦信托,該公司總經理王卓在講述“曠世”品牌三層含義時說:“‘曠世偉業’,體現家族辦公室追求最高的戰略定位;‘曠世傳承’,體現家族信托助力財富長久傳承的目標;‘曠世基因’,體現五礦信托獨有的品牌特色。”

  

這一段話闡釋了家族信托存在的價值及意義。參與信托法起草的周小明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各種財富管理工具中,家族信托是核心的基石管理工具。信托獨特的法律結構和法律特征,使家族信托在保護財富、分配財富和傳承方面,具有其他法律工具所不能替代的作用,是家族(或家庭)財富管理必不可少的利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在今年全國兩會上為家族信托發聲,提出“家族信托是民企財富保護與傳承最重要的制度安排之一”。

  

劉杰表示,疫情加速讓眾多高凈值人士意識到早早規劃財富傳承的重要性與緊迫性。“依賴信任令眾多高凈值客戶將自己的財富傳承想法‘無保留’地告訴信托公司,對后者設計的家族信托財富傳承方案有著極高的期望值。”

  

當然,一套完備的家族信托方案光靠品牌也不能完成,需要信托公司為之匹配專業的團隊、服務流程、組織架構及信息系統等。在回答家族信托能做什么的問題時,信托公司普遍提及四大功能,即風險隔離功能、財富傳承功能、財產管理功能以及稅收籌劃功能。實際上,在此功能基礎上,家族信托客戶還會有一些個性化、定制化的需求,這對信托公司的服務能力是一個挑戰。

  

劉杰發現,隨著高凈值人群對家族信托的認知日益全面,家族信托在防范婚姻風險方面正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在江浙地區,不少企業家在子女婚嫁期間,一方面會拿出大筆資金作為賀禮,另一方面又擔心子女婚姻發生變故,導致這筆巨額賀禮被“分割”。

  

如今,這些企業家選擇設立家族信托,將這筆“賀禮”納入家族信托財產,并約定子女每年可以從家族信托中領取一筆資金用于婚姻生活開銷。如此,既保障子女的高品質生活,又可以在子女婚姻發生變故時確保家族信托財產不被“分割”。

  

那么,推動家族信托業務,信托公司需具備怎樣的能力?本報記者調研發現,信托公司普遍提及的三個關鍵詞是:專業化、定制化與科技賦能。所謂專業化,指的是專業的家族信托服務能力,滿足廣大高凈值客戶日益個性化差異化的財富傳承需求;定制化,則是自行開發、設計產品和服務,通過量身定制財富傳承解決方案,快速響應高凈值客戶的需求,令服務品質得到持續提升;科技賦能,主要通過數字化、智能化科技工具,擴大家族信托的服務半徑,為廣大高凈值客戶提供更精準的財富傳承服務。

  

“如今,家族信托業務的高凈值客戶遍布全國,更需要我們充分用好科技賦能,迅速響應客戶需求并給予專業高效的解決方案。”劉杰說,比如,不少企業家時常會出現對公業務投融資、家族企業接班人培養、投身公益慈善事業等需求,都需要信托公司迅速整合各類資源,提供綜合性金融解決方案。


111.png


  

從時間段上劃分,10家信托公司入局家族信托的時間大致分三個階段:早期為2012年至2013年,有3家;中期為2014年至2016年,有3家;后期為2018年至2019年,有4家。最早參與家族信托的有平安信托、外貿信托和上海信托。2014年至2016年入局家族信托的有中融信托、興業信托和愛建信托。2018年至2019年開始家族信托業務的有五礦信托、光大信托、重慶信托和杭工商信托。

  

問題挑戰仍待解

  

相比歐美成熟市場,當前國內家族信托仍存在一些運營上的挑戰,比如房地產與企業股權很難納入家族信托財產范疇;家族信托諸多條款基于法理推論,缺乏足夠的司法實踐與法院判例支持等。

  

家族信托業務的特殊屬性,使得家族信托區別于傳統信托的劣勢也較為明顯。

  

“一方面對受托人的盡職履責要求高:家族信托的存續期間較長,可能跨越委托人生前至身故的階段,受托人盡職職責較多,受托人及其雇員的服務能力、盡職管理水平都將對信托財產產生較大影響;另一方面,運營成本較高:區別于傳統信托產品,家族信托特殊的業務屬性,使得家族信托在存續期間的運營管理成本較高,對信息化程度的依賴性較強。需要受托人不斷投入科技力量,建設符合家族信托業務特征的專門業務管理系統。”外貿信托表示。

  

杭工商信托提出專業人才的稀缺問題。“在家族信托業務營銷端,傳統的信托行業財富管理人員雖維護有大批高凈值客群,但因缺乏相關信托結構、法律、稅務、企業治理、身份規劃等相關的知識,無法精準挖掘客戶需求并推進營銷。在家族信托業務的設計端,對更專業的企業戰略咨詢需求、更復雜的信托架構設計需求、更多類型的資產管理需求、多國的稅務籌劃需求、個性化的慈善需求、專業化的配置需求,對家族信托辦理人員的綜合性能力提出了極高要求。”

  

平安信托表示,各信托公司在開展家族信托業務時,還要權衡長遠戰略發展和短期能力目標。因為家族信托的收費相對偏低,如果公司考量短期產出的話,可能會有很多公司覺得這個板塊無法形成利潤支撐。

  

但是,接受調研的信托公司普遍認為,隨著我國高凈值人群的不斷增加,國內對家族財富管理市場需求的不斷增大,這一領域正面臨著千載難逢的良好機遇,勢必會促進受托人服務能力及相關法律法規的逐步完善,為家族信托的發展創造良好的大環境。同時,信托公司也將不斷提升服務能力,打造過硬的人才隊伍。

  

“財富的最終歸宿,一是讓家族成員獲得更多的保障,二是推動社會向更美好的方向發展,而我們要做的是通過家族信托讓財富傳承變得更加精準。”劉杰說。

  

(調研機構:平安信托、外貿信托、五礦信托、上海信托、愛建信托、興業信托、重慶信托、中融信托、光大信托、杭工商信托)

  

注:文中家族信托規模均為信托公司提供,各家信托公司統計口徑或有不同。


作者:胡 萍
來源:金 融 時 報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