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財富迷局!

時間:2021/07/22 08:55:28用益信托網

一家平臺,員工強調類固收產品15年沒有出現過任何的違約和逾期,卻有人質疑其存在“資金池”,“會有流動性風險”。兩種說法,你信哪一個?


長期關注互聯網金融的資深律師徐楊(化名)聽本報記者介紹調查到的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情況,第一反應是,“宜信的法務團隊很強大,不可能犯這么低級的錯誤。”


宜信公司到今年成立15周年,5月底在海南舉辦了盛大的慶祝活動。15年來,宜信身披諸多榮譽。旗下宜人貸是中國第一家P2P;宜信財富被多家機構評為“最佳財富管理機構”;創始人唐寧擔任著諸如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會長、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母基金專業委員會委員等社會職務。


記者接觸的多位宜信財富員工也都會強調,“(類固收產品)15年沒有出現過任何的違約和逾期。”


這讓宜信財富看起來值得信任。


但故事另一面,熟悉宜信的知情人士稱其存在“資金池”,“會有流動性風險”。本報記者獲悉,今年初,相關監管部門曾對宜信財富進行調查。


兩個版本,哪個更接近真實?


獲得答案的線索來自一名理財顧問。為讓以投資人身份前來咨詢的記者放心,他指著一款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說明書上的交易雙方,稱兩者雖無直接股權關系,但“都是屬于宜信的”。


記者獲取了截止5月28日宜信財富APP上所有在售的類固收產品信息,經過多層股權穿透和董監高人員對比,發現存在關聯關系的不止一款產品,而是全部。這些通過地方產權交易所掛牌后向投資人發售的理財產品,也涉嫌違規。


涉嫌違規


“您屬于新客戶,兩年(期)的(產品)是(每)半年派息,年化收益是9.1%,很穩定。雖然現在叫類固定收益的產品,收益寫的是預期收益,但是宜信成立15周年了,沒有出現過一次違約和逾期。”


得知以投資人身份前來咨詢的記者想找投資期三年以內、低風險的理財產品,宜信財富北京地區的高級理財顧問劉鴻飛(化名)推薦購買類固收產品。此后記者咨詢了另一位理財顧問馮鑫(化名),也獲得同樣的建議。


記者查看了截止5月28日宜信財富APP上在列的32款類固收產品,但這并不是全部,其產品會頻繁進行更新。在記者看到的32款產品中,最短投資時間為3個月,最長36個月,預期年化收益率則從最低4.6%到最高10.5%不等,總計融資規模不超過23.27億元(表1)。但實際上,這32款產品對應的產品協議只有21個。這是因為宜信財富將同一份協議拆分成了針對不同客戶、類別和收益率的多個產品。


11.png

22.png


比如在上海聯合產權(佛山)中小企業產權交易所(下稱“佛山產交所”)掛牌登記的“粵瑞安-12”產品協議,被拆分成了三個類固收產品:(福滿新春)粵瑞安-12、(福滿新春新手專享)粵瑞安-12、(紀年新手專享)粵瑞安-12。


產品說明書顯示,“粵瑞安-12”的產品規模不超過1.8億元,投資期限12個月,預期年化收益率視投資額高低在7-8%之間。被拆分之后,“(福滿新春新手專享)粵瑞安-12”的產品規模為6000萬元,預期年化收益為7.7%;“(紀年新手專享)粵瑞安-12”的產品規模為3000萬元,預期年化收益超過產品協議最高的8%,達到8.7%。只有“(福滿新春)粵瑞安-12”的實際情況與產品說明書上顯示一致。


據了解,“福滿新春新手專享”屬于常規性的新客戶福利,只要達到最低投資金額便可直接享受7.7%的年化收益。“紀年新手專享”則疊加了宜信15周年慶和新客戶的雙重福利,年化收益8.7%,比產品協議中規定需投資3000萬元以上才可獲得8%的收益還高。


相同情況還有“龍吉盈元-12”、“粵卓睿-15”、“粵福盈-15”、“保鑫信債權轉讓-12”、“保鑫芳債權轉讓-18”、“海南亞和輝投資公司債權轉讓-18”及2號產品,和“耀佳債權轉讓”等類固收產品系列。本報記者統計,這10個產品系列一共被拆分成了21個子產品,規模共計不超過11.25億元。


投資金額上,這32款產品主要分為兩種,一種如“粵瑞安-12”,起投金額100萬元,遞增金額10萬元。另一種門檻更高,起投金額500萬元,遞增金額100萬元。


但無論哪種方式,根據早在2012年發布、被業內稱為“37號文”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中規定,包括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掛牌的地方產交所在內的交易場所,“不得將任何權益拆分為均等份額公開發行”、“不得將權益按照標準化交易單位持續掛牌交易”。


“37號文”中解釋,所謂“標準化交易單位”是指將股權以外的其他權益設定最小交易單位,并以最小交易單位或其整數倍進行交易。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中就設定了10萬、100萬的最小交易單位,并以整數倍進行交易,明顯涉嫌違規。


記者在采訪中還注意到,對合格投資者的認定,宜信財富也只是走個過場,并未實質區分投資人是否合格。


宜信財富對合格投資者的認定包括兩方面,一是進行風險測試,二是上傳資產證明。眾所周知,皆為選擇題的風險測試,對個人真實意圖難以辨別,沒有投資經驗的大學生也可以稱自己炒了5年股票。


真正需要上傳資料證明的環節,宜信財富在實際操作中卻忽略掉了。


宜信財富APP上進行資產證明的方式有兩個,一是提交近三年收入年均大于等于50萬的文件;二是提交個人金融資產大于等于300萬的文件。但實際上,投資人并不需要上傳這些證明文件,只需綁定銀行卡,就可以打款完成投資。


關聯網


劉鴻飛給記者推薦的產品是“(紀年新手專享)耀佳債權轉讓2021040624”,“24個月帶擔保,季度派息,9.1%。”為了讓記者放心,推銷過程中,劉主動表示,“其實掛牌方和摘牌方都是屬于宜信的。”


獲得這一“意外提示”后,本報記者調查發現,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底層資產背后的相關方,實際是由同一批和宜信緊密相關,存在密切關聯關系的人和公司構成。


劉鴻飛還告訴記者,“合同都是制式的”,“區別就是名字和起投金額不一樣”。


事實如劉所說,這21份產品協議在形式上都是由一個掛牌方、一個摘牌方和作為掛牌機構的產交所組成。帶擔保的產品則增加宜信旗下的宜信普誠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稱“宜信普誠”)作為擔保方。


其中掛牌方的角色是提供資產的債權轉讓方(即融資方),摘牌方作為投資人代表受讓債權,兩者為交易對手。實際操作中,投資人直接將資金轉到掛牌方的公司賬戶上,無需經過摘牌方,也沒有資金托管賬戶。


以劉鴻飛推薦的“耀佳債權轉讓”產品為例。


產品說明書顯示,耀佳債權轉讓的產品規模不超過2億元,由掛牌方海南耀佳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海南耀佳”)在河北產權市場掛牌,摘牌方為深圳騰達盈億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深圳騰達”),宜信普誠提供擔保。還款來源為掛牌方回購價款,或擔保方代償。


單看產品協議,三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不同,股權穿透后也是不同股東。三者看似相互獨立,實則關聯緊密(圖1)。


圖1:耀佳債權轉讓產品相關方關系圖


33.png




據天眼查,如圖1所示,作為交易對手的掛牌方海南耀佳和摘牌方深圳騰達兩家公司的監事都由同一人——張晨——擔任。


此外,海南耀佳法定代表人杜曉明,不僅是深圳騰達的全資股東皓宇鉑銳資產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稱“皓宇鉑銳”)的監事,還是皓宇鉑銳另一子公司——深圳普天恒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普天恒泰”)——的法定代表人。


皓宇鉑銳的法定代表人田彥,是普天恒泰的監事。股權穿透后,田彥擁有宜信普誠5%的股份,宜信公司創始人唐寧擔任宜信普誠法定代表人。田彥還和唐寧一同出現在更多公司的股東或董監高名單中。


杜曉明、張晨、田彥三人,將這三家看似相互獨立的公司緊密串聯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在另一產品“粵福盈-15”中,關聯關系更為直接。該產品掛牌方為海南志勝商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海南志勝”),摘牌方為海南合通復鑫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海南合通”)(圖2)。


圖2:粵福盈-15產品相關方關系圖


44.png




如圖2所示,杜曉明既為海南志勝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海南合通的董事;蔣方既為海南合通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海南志勝的董事;胡明明、張晨等四人則同時出現在兩家公司的董監高名單中。普眾信誠是海南志勝的股東,其法定代表人侯茂華又是海南合通的股東;海南騰達是海南合通的股東,而海南騰達和普眾信誠的股東中,都有鄭合榮。


顯然,兩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監高由同一群人擔任,股權穿透后甚至有共同的股東。


類似這種多個股東或高管出現在同一產品的掛、摘牌公司中的情況,普遍存在于宜信財富所售類固收產品中,比如“龍吉盈元-12”、“粵卓睿-15”、“海南睿品藍興債權項目-12”、“海南普億藍繽債權項目-24”等。


所謂交易對手,其實都是自己人。


本報記者統計,32款類固收產品共涉及20家掛、摘牌方公司(表2)。其中胡明明是7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杜曉明是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聯珠、鄭合榮、魯淑珍三人一同或單獨出現在20家公司中的16家公司股東名單中,胡伶一人位列14家公司董監高名單。


表2: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掛、摘牌方關聯關系


55.png



雖然投資人在購買不同的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時將錢打到了對應著的不同公司賬戶,但如對應了6款產品的海南億品、海南志勝、海南恒勤三家掛牌方,股東完全一樣。


這些構成了一張交織緊密的公司關聯網的人,真實身份是什么?


“你如果去查,其實能查出來他們是宜信的高管。”劉鴻飛告訴記者,杜曉明就是宜信財富的管理層之一。


記者查找公開資料看到,在2016年一檔《仗義職言》宜信成立十周年的特別節目中,胡明明作為宜信創立初期就加入、入職近10年的老員工代表,出現在節目中。在另一份從網絡獲取的“活動安排表”上,“宜信公司經理胡明明”與唐寧一起參加一場大學講座。


律師徐楊表示,這已構成明顯的關聯關系。


產交所


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存在如此明顯的關聯關系及涉嫌違規行為,作為掛牌機構的地方產交所,在其中是什么角色?


本報記者統計,宜信財富實際21個類固收產品分別在五家地方產交所——河北產權市場、佛山產交所、包頭產權交易中心、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下稱“西南產交所”)、山東藍色經濟區產權交易有限公司(下稱“山東藍色產交”)——掛牌登記。其中,河北產權市場掛牌7款產品,佛山產交所5款,包頭產交4款,西南產交所3款,山東藍色產交2款。


宜信財富理財顧問劉鴻飛和馮鑫向客戶介紹類固收產品時,不會主動提具體產交所的名字,由“交易中心”或金交所代替。若不申請認購,在宜信財富APP中也看不到具體產交所名稱,都寫成了“登記備案機構”。


這些連名字都少有提及的產交所,實際上扮演了一個提供所謂合法合規外衣的通道角色。


劉、馮二人都向記者表示,宜信財富與十多家類似的登記備案機構合作。他們還稱,其中除了產交所還有金交所。一份宜信財富此前發售的“寧信遠債權收益權-36”產品協議上,掛牌登記機構為南京金融資產交易中心。


過去十年是互聯網金融、財富管理行業發展迅速,經地方政府批準設立的各種產交所、金交所因自帶光環,成為互金、財富管理公司們爭相涌入的融資通道。不止宜信財富,在許多P2P、財富管理公司的產品中,都能看到它們的身影。


相比之下私募基金有明確監管,更為規范。宜信也有多家備案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但其發行的類固收產品卻都通過產交所掛牌,其中原因要從監管變化說起。


2018年2月,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發布了《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明確底層資產為借貸性質的產品不予備案。在此之前,債權、保理、融資租賃等非標債權作為底層資產的私募基金,屬于“其他類私募基金”被允許備案。


宜信財富所售的類固收產品大多為債權,如此一來,政策上切斷了通過私募基金發行類固收產品的可能性。監管較為寬松的金交所、產交所成了宜信財富和同行的選擇。本報記者在2020年底采訪辦理金交所掛牌業務的中介時,就有多位中介表示,近兩年由于私募基金監管變嚴,很多公司、平臺都通過金交所發行融資產品。


一直以來,對于由地方政府批準成立,初衷是為轄內國有資產流轉提供平臺的金交所、產交所,并沒有明確成文的管理辦法,使得交易所在提供的產品服務和業務覆蓋范圍上盲目擴張。


但隨著互金行業不斷爆雷,交易所尤其是金交所在其中起到的助推作用越來越凸顯。從2017年開始,以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為主的監管層開始強調對金交所等交易場所風險的重視和清理。2020年12月,第五次部際聯席會議再次強調,嚴格落實金交所不得向個人銷售產品、不得跨區域展業的底線要求。


未被明確點名的產交所成了財富管理行業尋找融資通道時幾乎僅有的選擇。


回到宜信財富,若其類固收產品繼續通過金交所發行,就突破了監管底線。因此其近期在售的類固收產品掛牌機構都是產交所,沒有金交所。


記者在包頭產權交易中心看到,僅2020年6月至今年6月,以“保鑫”二字開頭的債權轉讓公告就多達39份,其中就包括目前宜信財富在售的保鑫信、保鑫嘉、保鑫芳系列類固收產品的債權轉讓公告。在佛山產交所官網公開展示的30個正式掛牌債權項目中,宜信財富相關的產品幾乎占據了全部頁面(圖3)。


圖3:宜信財富涉及的部分項目在佛山產交所掛牌


66.png


但在西南聯交所和河北產權市場的官網上,記者未能查到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相應的掛牌信息。兩交易所工作人員都告訴記者,已經掛牌的項目是能搜到的,不清楚為何沒有宜信財富相關項目的信息。記者之后將相關項目發給兩交易所,核實是否有掛牌。截止發稿,兩交易所都未回復。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如公示了掛牌項目的佛山產交所、包頭產交中心,地方對它們的日常監管存在真空。


佛山市金融工作局是佛山產交所的監管部門。記者將相關情況告知佛山市金融工作局,詢問此類產品是否合規。工作人員表示對這類業務的界定比較專業,佛山市金融工作局工作無法下結論,建議去詢問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管局表示佛山產交所不歸其監管。具有部分監管職責的廣東省國資委,也稱只對佛山產交所上涉及國有資產的相關業務進行監管,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不屬于國資委監管范圍。


7月15日包頭市金融辦向本報記者表示包頭產交中心歸其監管,但7月16日包頭金融辦又稱經確認包頭產交中心不歸該其監管,是由包頭國資委監管。包頭國資委表示,包頭產交中心日常經營業務不屬于其監管范圍。山東藍色產交所在地的日照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和山東省地方金融監管局也都表示,他們不對山東藍色產交進行監管。


記者在對多地相關政府部門的走訪和采訪中了解到,類似上述對交易場所的監管職責劃分不清、專業性不足等問題較為普遍,這也使得一些產交所在有關業務的日常運行中實際上處于監管真空的狀態。


這無疑給如宜信財富這樣的資管公司在尋找所謂合規通道時,留出了空間。但盡管宜信財富將類固收產品的掛牌通道從金交所轉換為產交所再向個人出售,依舊存在與金交所類似的涉眾風險,并不因換了通道風險就降低了。


此外,宜信財富所售類固收產品的債權轉讓項目,真實底層資產到底是什么,卻無法獲知,難以穿透。


底層資產


宜信財富官網上對類固收產品的介紹是——秉承分散投資、謹慎風控、底層資產多元化配置的理念。馮鑫給記者的產品列表上寫著,“產品主要投資于消費金融分期、供應鏈金融、農機租賃、車抵貸等分散業務,保證資金的整體安全”(表3)。


表3:理財經理提供的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明細


77.png




具體到單個產品,劉鴻飛稱有的底層資產包里包含多達上千個單獨的債權。“(產品規模)2.3個億里面就幾千個資產,最小的金額好像才3萬多。”劉鴻飛說,“基本上宜信這邊都是這種小額分散(的底層資產)。”


“宜信所有這種產品都是主動管理的,但它根據不同的交易中心的備案要求,必須是有兩個主體,沒有辦法把七七八八所有的加在一起,下面的底層資產還是宜信去找的。”劉鴻飛解釋為何宜信財富會用兩家不同的公司做備案。


但當記者要求看產品真實的底層資產包時,劉、馮二人都明確拒絕。


“能申請到我肯定會去申請的,但其實我知道100%不可能。”劉鴻飛稱,自己一位投資了1000萬元的客戶也拿不到底層資產包的明細。馮鑫稱自己屬于公司核心的管理層,能看到類固收產品的底層資產,但以“商業機密”為由,也明確表示不會給到客戶底層資產包的明細。


記者對真實性和風險表示擔心后,劉、馮二人都做出了相近的表述。“固收其實換句話說就是看公司的穩定程度,宜信做的好,你就好。”投這類產品,“就是投宜信”。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當介紹到具體的產品協議時,劉鴻飛才主動向記者透露,“耀佳債權轉讓”中的掛牌方、摘牌方、擔保方三者之間的關聯關系,以此將心存疑慮的客戶對底層資產真實性的關注轉移到對宜信本身的信任上來。


從理財顧問處看不到底層資產,本報記者又以應聘理財顧問的身份,去宜信財富面試,試圖獲得更多信息。


當被問到類固收產品的底層資產是什么時,負責面試的宜信財富北京一營業部負責人孫宇(化名)提到了“宜信的生態”。


孫宇介紹,在整個宜信公司生態圈內,有中國最早一家P2P、如今已轉型為助貸在美國上市的宜人金科,旗下包括宜信普惠;有華創資本、宜信私募股權母基金等一級市場投資機構;還有提供大數據、信用風控等技術服務的致誠信用和致誠阿福。上述這些板塊形成的“生態”為宜信財富提供了類固收產品的底層資產。


孫宇舉了一個例子。


生鮮O2O電商平臺每日優鮮是華創資本早期投資項目,它對上游供貨的農戶設置了固定賬期,通常為半年。賬期內需要用錢的農戶會產生融資需求,通常這類小規模、家庭為主的農戶由于風控因素很難從銀行獲得貸款。但因為農戶是每日優鮮的供應商,宜信可以從每日優鮮處獲得相關數據用于風控,就可以向農戶提供貸款。


同樣還有華創資本投資的另一家公司二維火,該公司的產品主要為餐飲商戶提供掃碼點餐的收銀臺和SaaS系統。與每日優鮮同樣邏輯,有了餐飲商戶的經營數據后,宜信通過自己的大數據風控技術就可以向餐飲老板們放貸。


按照孫宇所說,最終有借貸需求的每日優鮮上的農戶、二維火里的餐飲老板們,被打包成標的變為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的底層資產,再由劉鴻飛、馮鑫等理財顧問們賣給客戶。



“這是一個生態,”孫宇說,“是我們最核心的資產。”


宜信財富聯席總裁尚筱在2019年的媒體報道中提到,宜信財富當時資產管理規模超千億元。孫宇告訴本報記者,類固收產品在宜信財富的整體管理資產中占比近40%。劉鴻飛稱這一比例在30—40%間。據此粗略估算,在不計過去一年多的增長情況下,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的規模應在數百億元。


一位接近宜信的業內人士朱芳(化名)告訴本報記者,“(二維火)有數據給宜信去做放貸,但是它量沒那么大的。”據其了解,2019年半年里,宜信在二維火的貸款余額只有1300萬左右。


對比整體數百億元的產品規模,被理財顧問們拿來當案例講的二維火在其中所占比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此時再看宜信財富類固收產品的結構,投資人實際面對的,是宜信體系內作為銷售方的宜信財富、擔保方宜信普誠,以及與宜信存在密切聯系且相互之間高度關聯的掛、摘牌方。在每個產品真實底層資產成了“商業機密”,無法穿透的情況下,這是否成了業內人士所說的“資金池”?原本只做銷售的宜信財富,實際是否扮演了類似于銀行的角色?


朱芳表示,“你要看它的底層資產有沒有期限錯配,這是非常關鍵的,一旦有期限錯配,哪怕它投的都是實體,也會有流動性風險的。”


徐楊表示,若一個產品背后對應著上千個底層資產,而客戶投資又是以整數倍金額交易,“那必然存在資金錯配(的問題)。”


本報記者就類固收產品詢問宜信財富方面,截止發稿,未獲回應。


最核心的問題也無從得到答案:投資人以億為單位的錢,通過各種不同名字的公司和產品匯入宜信編織的關聯網絡后,最終流向了哪里?


作者:田 牧,于 德 江
來源:證 券 時 報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