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信信托被地產掄了一“錘”

時間:2021/07/22 12:10:41用益信托網

1月6日下午,大連西崗區,華信信托辦公樓10樓電梯口,63歲的董事長董永成舉起手中的錘子,連續重擊54歲女總經理王瑾的頭部。“掄錘門”事件,至今仍被信托圈內當成談資。

 

半年時間過去,法院對董永成的審判結果還沒有定錘,但華信信托卻有了下一步的新動作。7月,華信信托于官網發布招募重組投資人的公告。

 

樂居財經獲悉,這并非華信信托首次招募投資者,在更早之前的2020年11月,華信信托就曾對外征集戰略投資者,欲引資34億至68億元,甚至主動“讓出”控股股東的位置,但最終卻無疾而終。

 

二度廣撒“引戰帖”,也向市場表明了華信信托當下“自救”的急切之心。

 

但戰略投資和重組投資畢竟不是一個概念。進入重組投資階段,說明華信信托本身的經營情況明顯不佳,不得不采取重組方式自救。對投資人而言,重組投資的資金壓力較大,對公司的盡調要求也必須深入到位,其談判過程較戰略投資要復雜很多。

 

自2021年起,從年初“掄錘門”事件,到高管涉嫌經濟犯罪,再到啟動清產核資,華信信托背后的“雷”一個接著一個被“錘”出。如今,啟動重組投資人招募,是否意味著其能順利脫困?

 

“踩雷”地產

 

高管內斗之下,讓華信信托的真實面目展現在公眾面前。

 

這兩年以來,對華信信托來說,是一個多事之秋。自去年9月24日起,華信信托深陷兌付危機,超過28只產品延期兌付,涉及華冠系、華悅系、悅盈系。

 

以延期兌付的悅盈系72號為例,官網顯示,該產品共二十次募資開放時間從19年3月起跨度近半年,預計到期屆滿日為2020年10月15日,募資規模不超過12億。

 

募資公告披露,信托資金用于融資人上海錦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錦繡投資”)“上海臨港”項目后續開發建設。

 

在保障措施方面,該信托項目由上海市申港街道1街坊178/5丘地塊,面積為3.26萬平方米在建工程提供抵押擔保;永嘉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永嘉集團”)、大連長興購物中心有限公司(下稱“大連長興購物中心”)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據樂居財經獲悉,錦繡投資是擔保方永嘉集團和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的四級和三級全資子公司。穿透可知,永嘉集團成立于1996年,注冊資本1億元,由戚士新和婁梅輝分別持股86.8%和13.2%,是一家以房地產開發為支柱的大連企業。

 

眼下,永嘉集團的日子也并不好過,它于去年1月和今年1月兩次被列為“限制高消費”,其持有大連長興購物中心19649.24萬元的股權數額也被悉數凍結。同時,戚士新和婁梅輝兩位股東均存在“被執行”的風險,且前者旗下多家公司被吊銷。

 

除了大連本土房企永嘉集團,華信信托還“踩雷”了大連海昌集團。

 

大連海昌集團以多家子公司股權,在2016、2017年向華信信托質押融資數十億元。以大連海昌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為例,它目前有8次有效的股權出質,其中7次與華信信托相關,共計出質股權數額達5.5億元。

 

據樂居財經了解到,大連海昌集團的最終受益人為曲乃杰,他以經營油品生意起家,旗下的海昌集團一度發展為國內最大的石油運輸民營企業,也是國內最大的商業旅游經營企業,還曾在大連搞起高端紅酒主題地產項目波爾多莊園。

 

戲劇的是,2014年國家審計署爆出,曲乃杰挪用遼寧省和大連市政府補貼。隨著海昌集團經營陷入困境,華信信托陷入曲乃杰制造的債務漩渦之中。

 

不僅有大連永嘉集團、大連海昌集團,給華信信托“挖坑”的另一位地產“朋友”——上市公司大連友誼。

 

2019年7月,大連友誼公告稱,旗下全資子公司沈陽星獅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曾向華信信托申請為期4年共7億元貸款,但因開發產品較慢,資金狀況緊張,致使部分債務逾期未能清償,逾期貸款本金9840萬元。

 

此外,在信托資產投向中,華信信托對房地產偏愛有加。2017年至2019年,華信信托信托資產中,投向房地產的金額分別為323.8億元、288.8億元和182.8億元,占同期信托資產的比例分別為23.35%、28.42%和29.68%。

 

據樂居財經不完全統計,目前以華信信托作為質權人并處于“有效”狀態的股權出質企業有57家,其中至少23家是房地產企業。

 

對于這些中小房企與華信信托之間目前存在的融資債務問題,業內人士表示,中小房企質押給信托的資產質量和流動性,與房企的相關開發項目是關聯的。如若,中小房企的樓盤項目在市場上沒有競爭優勢,風險就可能會傳導給信托機構。


誠然,頻繁踩雷對華信信托業績造成了嚴重影響,其營收、凈利不斷下滑。2016年至2019年,華信信托實現營收分別為23.11億元、14.02億元、11.46億元和5.73億元。

 

同期,凈利潤由16.06億元減少至10億元,進而下降至8.07億元,到2019年凈利潤更是由正轉負,虧損1.52億元,同比下降118.84%。

 

眼下,華信信托還遲遲未公布2020年年報。但據銀行間市場未經審計的財務數據顯示,華信信托2020年全年實現營收-16.78億元,凈虧損擴大至26.52億元。從業績黑馬,到虧損黑洞,令人可惜可嘆。

 

“最神秘”的信托公司

 

華信信托以股權結構復雜為市場所奇,其因盤根錯節的股權關系被譽為"最神秘信托公司"。隨著“掄錘門”事件曝光,有關華信信托內部更多細節或將浮現。

 

設立于1987年的華信信托,原名中國工商銀行大連市信托投資公司,次年改為股份制,先后經歷兩次更名,后于2001年成為東北地區首家完成重新登記的信托公司。

 

在1997-2017年的時間內,華信信托發生多次股權變更,股東變更高達23次,先后出現的法人股東超過40家。同時,公司經歷7次增資擴股,注冊資本從1.01億元一路猛增至66億元。

 

0000000.png


截至目前,華信信托股東總數20家,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前三大股東為華信匯通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華信匯通”)、北京萬聯同創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和沈陽品成投資有限公司(簡稱“沈陽品成”),分別持股25.91%、19.9%和15.42%。

 

其中,華信匯通間接持有萬聯同創100%股權,共計持有華信信托45.81%的股權,為實控人。而華信匯通的股東又有16家,最終受益人為董永成,其持股16.4491%。

 

董永成早年曾任工商銀行大連市分行技改處副處長,后調任下屬的大連信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于2006年擔任華信信托董事長至今。此外,其子董福航也任華信信托副總裁,華信信托家族化的跡象非常明顯。

 

在去年年底,華信匯通持有華信信托9755.7892萬元股權數額被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凍結。此外,在銀保監會于今年5月披露的第三批重大違法違規股東,華信信托10個股東赫然在列。

 

此次,華信信托招募重組投資人的公告顯示,意向投資人的資格條件為:應具有良好的商業信譽和社會責任感;最近三年無重大違法行為,且未被列入失信人員名單;意向投資人及/或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財務狀況及信用記錄良好。


公告還要求,重組后華信信托及大通證券的注冊地和運營地仍應設在大連。

 

但業內人士分析道,因涉及股權復雜,華信信托引入重組投資者難度較大,在目前政策收緊、行業收縮的情況下,華信信托自身的資產情況還需要進一步明確,大量投資者處于觀望狀態。

 

關聯公司“倒款”

 

自從董永成接管華信信托后,便開啟了激進的擴張之路,整個華信系對外投資28家子公司,間接持股149家企業。其中,華信信托頗為偏愛投資金融機構,包括大通證券、大連銀行和丹東銀行。

 

QQ圖片20210722120908.png


令人玩味的是,董事長董永成所實控的大通證券。在華信信托年報發現,這三年關聯方關聯交易期末數共計151.11億元。數據顯示,2017-2019年,華信信托與大通證券發生關聯交易的期末數分別為56.81億元、55.34億元、38.96億元。

 

對于上述關聯交易,華信信托稱為認購關聯方大通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大通證券”)定向資產管理計劃,而大通證券則為華信信托控股子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大通證券是總部設在大連的唯一一家證券公司,成立于1991年,注冊資本33億元,經營范圍包括證券經紀,證券投資咨詢等業務,第一大股東為華信信托,持股比例37.42%。

 

華信信托在與大通證券進行關聯交易的同時,也將后者股權大量質押。2020年8月,華信信托和其全資子公司大連海創匯通投資有限公司,同時向中國信托業保障基金有限責任公司質押大通證券的股權,數量分別為4.66億股和1.52億股。

 

眼下,華信信托持有大通證券股權被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分四次凍結,股權數額分別為9000萬元、10254.5852萬元、10254.4654萬和9751.3021萬元。

 

除了大通證券,華信信托還被指通過設立多家關聯公司進行倒款。

 

2020年12月,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一則二審民事裁定書,揭露華信信托的相關“罪狀”。此次大連華旭置業有限公司(簡稱“華旭公司”)和華信信托因4.4億元借款真實性對簿公堂。

 

華旭公司透露,從兩家公司的關系來看,華旭公司三名董事華信信托占兩名,所以華旭公司的日常經營是由華信信托控制的,且根據《項目合作協議書》約定,華旭公司的印章、資金、財務收支、資金劃轉等均由華信信托指派人員管理。

 

所以,華信信托與華旭公司之間就爭議的4.4億元不存在真實的借款關系和事實。

 

同時,華旭辯稱,4.4億元款項涉及的大連隆海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大連榮惠達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大連新萊達貿易有限公司均為華信信托的關聯公司,其設立的目的即為轉賬使用。

 

它補充道,華信信托與中瑞公司、華銳公司在合作的過程中,華信信托利用76家關聯公司倒款855筆,平均一年倒款約47億元,如果按照365天計算每天平均倒款1300萬元。華信信托通過制造出的“債務”起訴華旭公司、中瑞公司,企圖達到非法侵占資產的目的,涉嫌“套路貸”犯罪行為。

 

不僅如此,華旭公司還表示,此前華信信托基于與華旭公司同樣的循環轉賬制造銀行流水的方法起訴案外人,現有兩案外人的案件已分別按照虛假訴訟罪和詐騙罪立案偵查。

 


作者:林 振 興
來源:樂 居 財 經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