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遺囑信托的優勢與局限

時間:2020/11/20 09:01:23用益信托網

遺囑信托屬于民事信托的一種,我國《信托法》第十三條中第一次明確提到了遺囑信托,而在上半年剛通過的《民法典》繼承編中,第一千一百三十三條也將遺囑信托納入遺產處理的方式之一,與遺囑繼承和遺贈并列。本文將結合當下遺囑信托的發展,就其優勢與局限進行進一步探討。


一、遺囑信托的概念與優勢


遺囑信托是委托人基于對受托人的信任,預先以立遺囑方式,將財產的規劃內容,包括交付信托后遺產的管理、分配、運用及給付等,詳訂于遺囑中。等到遺囑生效時,再將信托財產轉移給受托人,由受托人依據信托的內容,也就是委托人遺囑所交辦的事項,以自己的名義來進行管理或處分信托財產。


由于遺囑信托具有信托和繼承的雙重法律特征,相比于遺囑繼承和遺贈等傳統模式,遺囑信托主要具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優勢:


1.遺囑信托具有連續性


遺囑信托制度是具有長期性的遺產管理制度,其一旦生效,既不會因為立遺囑人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死亡而失效,也不會因為受托人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銷或被宣告破產而終止,亦不會因信托監督人不符合條件、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死亡等意外情況而失效。


2.信托財產有獨立性


我國《信托法》第十六條規定:信托財產與屬于受托人所有的財產(以下簡稱固有財產)相區別,不得歸入受托人的固有財產或者成為固有財產的一部分。受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銷、被宣告破產而終止,信托財產不屬于其遺產或者清算財產。


由上述法條可知,信托財產與屬于受托人所有的財產相區別,這揭示了信托財產具有獨立性的特點,保證了信托財產的安全。因此,遺囑信托相較于傳統意義的遺囑而言,能夠給予受益人更安全的生活與教育保障,靈活實現復雜的資產分配方案,在特定法域下實現資產隔離、稅務籌劃等目標。


3.遺囑信托更能實現立遺囑人的意愿


根據《民法典》的規定,受益人在不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時,所得遺產必然是由其監護人控制,這將有可能會發生遺產并非用于受益人生活與教育的情況出現。因此,適格且盡責的受托人可以使該遺產能真正有效地用于受益人的生活與教育,保障受益人在遺產中的利益實現,實現立遺囑人的意愿,有效減少法定繼承和遺囑繼承最常出現的家庭爭產糾紛。


另外,可成為遺產的財產形式多樣,現金、理財產品的收益權、不動產、交通工具、公司股權、合伙投資份額、收藏品、知識產權的財產收益等等,都可以作為遺產由繼承人享有,繼承人如果疏于管理或者不具備管理相應遺產的專業知識與能力,必然影響遺產的保值增值。而在信托法的框架下,受托人受到法定信義義務的約束,需要根據委托人的意思盡職謹慎地管理信托財產,保障遺產按照立遺囑人意愿使受益人在人生各階段獲得源源不竭的物質保障。


二、遺囑信托度在實踐中的現狀與局限


在國外和港澳臺地區,遺囑信托的發展已經比較成熟。現代的信托制度最早源自英國的“衡平法”。隨著相關法律的制定與完善,英國遺囑信托發展迅速。據相關統計,英國國內財產已經有5%是信托財產,其中大部分為遺囑信托。英國人不僅用遺囑信托執行遺囑和分配遺產,還涉及遺產的經營、管理以及投資等方方面面。經歷多年的探索和實踐,遺囑信托在英國得到全面發展,英國境內也開設許多信托機構,人們樂意通過遺囑信托來管理自己的財產。


另外,在香港地區,多位富豪也選擇用遺囑信托來傳承財富,例如著名香港演員沈殿霞,根據當地媒體的報導,沈殿霞生前設立了遺囑信托,將價值千萬的資產裝入了遺囑信托賬戶,受益人為鄭欣宜,還指定前夫鄭少秋和信賴的朋友共同組成信托監督人,來監督受托人在管理與運用信托財產時是否違反信托合同,以此為鄭欣宜未來穩定的生活保駕護航。


但在大陸地區,令人遺憾的是,《信托法》問世已然19年,一些關鍵配套制度的缺失以及民眾的信托意識尚未形成,導致遺囑信托在實務方面的案例并不多,以至于到了2019年,才在上海出現了首例承認遺囑信托有效的司法判例,該案判決書第一次在滿足信托法的立法目的之下對遺囑信托的法律制度進行了頗具前瞻性和開拓性的論證,由此可見遺囑信托在當今大陸地區法律實踐中發展之緩慢。


并且,目前的法律規定都沒有對遺囑信托實施細則進行進一步規定,即使是《民法典》首次在繼承編確認了自然人可以設立遺囑信托,但也并未就此規定過多細節,這將有礙于目前大陸地區遺囑信托的實施與推廣。


(一)待完善的理論依據


1.遺囑信托的成立要件在《信托法》與法學理論之間存在矛盾


根據我國《信托法》第八條規定:設立信托,應當采取書面形式。書面形式包括信托合同、遺囑或者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書面文件等。采取信托合同形式設立信托的,信托合同簽訂時,信托成立。采取其他書面形式設立信托的,受托人承諾信托時,信托成立。


由該法條我們可知,受托人的承諾是作為信托成立的要件,作為民事信托之一的遺囑信托是信托的一種,同樣需要適用該條款。然而,從法學理論上來說,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都認為遺囑信托是單方的法律行為,遺囑信托是單方法律行為。立遺囑人在設立信托時,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指定受托人,既不需要得到受托人承諾,也不需要受托人滿足相應的條件。


在美國經典遺囑信托案例Lux v. Lux中,Philomena Lux立下遺囑:


“將全部財產平均分給孫子女們;直至最小的孫子女年滿21歲,所有的不動產都應當為上述孫子女們的利益而得到維護,不得出售。”


該案法官認為,該遺囑中雖然未提及“受托人”的字樣,但不能據此否認立遺囑人設立信托的真實意思:


第一,Philomena本人顯然考慮到了財產的性質和孫子女們的年齡等客觀情況,不希望直接將不動產轉移給孫子女;


第二,遺囑中,Philomena使用了“應當”等語詞,表意清晰,而不是單純的意愿或建議;


第三,遺囑中的管理義務是信托受托人的通常義務,遺囑中顯然認為應由某人為孫子女們的利益管理財產、獲取收益,直至孫子女們有能力親自管理,這一結構與信托相符。


因此,法官最終認定Philomena已經進行了明確的意思表示,其遺囑確實創設了信托。縱觀遺囑信托在西方國家的設立規則,受托人是否作出承諾只對遺囑信托的執行產生影響,而不影響遺囑信托的成立。當委托人簽訂遺囑信托的時候,遺囑信托已經成立,只是需待委托人死亡時才生效,受托人即使有權選擇接受或者拒絕遺囑信托,但已然不能阻止遺囑信托的成立。這顯然是與《信托法》中關于遺囑信托的成立要件的規定是相悖的。


2.遺囑信托生效要件不合理


根據《信托法》的第十條規定:

設立信托,對于信托財產,有關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辦理登記手續的,應當依法辦理信托登記。未依照前款規定辦理信托登記的,應當補辦登記手續;不補辦的,該信托不產生效力。


上述法條并未對需要“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辦理登記手續的”財產進行限制性規定。目前,我國法律僅在不動產、以及包括飛機、船舶、車輛在內的特殊動產要求辦理登記手續,未經登記不產生物權變動的效力。


而根據前文我們可知,當前法學理論中遺囑信托的生效時點是在委托人死亡時,這就造成實務中關于遺囑信托生效時間的可行性探討:是委托人死亡時生效?還是信托財產辦理登記時生效?如果遺囑信托在信托財產辦理登記時生效,那沒登記之前,該遺囑信托是還未生效的,一份沒有生效的信托將如何辦理信托財產登記?這些問題的解決還有待日后司法實踐的探索與總結。


(二)遺囑信托在實踐中的阻礙


無論是《信托法》還是《民法典》,雖然遺囑信托制度在我國的法律法規上是得到了認可,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是很難得到有效地實踐,具體體現在實務中對遺囑信托的設立與操作更多是參照商業信托的模式,而兩者在信托性質上存在巨大差異:


1.根據《信托法》第八條規定,信托一般在委托人與受托人信托合同簽訂的時候即刻生效,而遺囑信托是在委托人死亡后才運作的;


2.通常情況下,信托的委托人對信托財產有較大的監督權和控制權,但遺囑信托生效后,委托人已經去世,是無法行使相同的權利的。


顯然,遺囑信托照搬常規信托模式是行不通的,這也變相地導致了遺囑信托在我國的具體實踐中難以進行。


(三)相應配套制度的缺失


1.稅收制度方面的缺失


遺囑信托之所以能被英美等發達國家所推崇,是因為遺囑信托從萌芽起就帶著避稅的功能,例如美國繼承法規定,遺產繼承必須支付甚至超過50%的遺產稅。高額的稅負使得大多數的企業家無法將遺產順利傳承給后代,而遺囑信托可以有效規避高額遺產稅,進而美國人越來越傾向于通過將自己財產轉移到信托機構設立遺囑信托的方式來合理避稅。因此,即使美國的遺囑信托制度起步得較晚,現在也已經成為了美國人管理和處分財產的日常手段。


回看我國關于信托財產的稅收征繳制度,雖然我國暫時沒有征收遺產稅,但對于財產轉移是要征稅的。首先,遺囑信托財產在從委托人名下移交到受托人名下要征一次稅,日后遺囑信托終止時遺囑信托財產由受托人移交到受益人手上時又要征一次稅,也就是說,一次受益分配要發生兩次稅收征繳,這將使得受益人的合法財產權益有所損失。


目前,我國現階段的稅法還未出臺具體的法律規范來避免關于遺囑信托財產的雙重稅收,這是制約遺囑信托在我國普及的重要原因之一。


2.監督制度方面的缺失


當前我國法律法規對于遺囑信托的監督機制是存在較大的缺失的。即使對于公益遺囑信托,《信托法》自第六十四條至六十七條已經設置了一系列事前的公益信托審批程序以及相應的監察程序,但對于屬于私益遺囑信托是沒有明確的制度來進行監督的,且目前《民法典》中的遺產管理人制度也尚未與遺囑信托相銜接。一旦委托人去世,受益人處于相對弱勢的地位,當受益人因為自身因素或者客觀因素無法對受托人進行監督時,沒有法律去約束和監督受托人執行信托計劃合理與否,受托人侵占受益人的遺囑信托財產的風險將不能得到有效規避。


3.財產登記制度方面的缺失


前文在關于遺囑信托生效要件的探討中也提到了,我國對于遺囑信托的財產登記實施方面的制度可以說是相對空白的。首先,理論界對信托財產歸屬問題爭議已久,相關法律或司法解釋也沒有明確地對遺囑信托財產的所有權歸屬進行劃分。


不僅如此,目前相關法律或司法解釋除了并未對需要“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辦理登記手續的”財產進行限制性規定以外,遺囑信托財產該如何進行登記以及負責登記的機構、登記的效力如何等方面也沒有做出任何詳細的規定,這都將亟待相關學術理論的推進以及后續遺產信托實施細則的出臺。


作者:程 群 愛、周 琛 琛
來源:邦 信 陽 中 建 中 匯

責任編輯:yuz

研究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新書推薦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會議培訓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左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