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吉偉:遺產繼承將加快我國財富分配兩極化

時間:2021/07/20 10:10:26用益信托網

《21世紀資本論》掀起了對收入和財富不平等的關注和討論,這其中有關遺產繼承和財富不平等的問題近年來得到了更多研究。我國正處于老齡化加快以及改革開放下海經商一代創業人退居幕后的階段,遺產繼承、財富不平等等話題日漸引起重視。


一、遺產如何影響財富累積?


個人財富是個人總資產減去個人總負債的差額,即凈資產。從這方面看,個人財富的來源包括勞動收入、投資收益以及遺產繼承。根據生命周期理論,每個人在不同生命階段,協調安排儲蓄與消費,最終實現生命周期內的平滑。根據這一理論,個人生命結束時,是沒有財富剩余的,也就無所謂遺產繼承問題。但是現實情況并非如此,不同地區和民族的人們,出于對于下一代的照料和疼愛,都會主動進行遺產繼承,諸如亞洲地區的人口較為看重親情,特別注重為后代留下遺產。而且,不同代際之間的遺產安排方式具有延續性和示范性,這會是的遺產安排習慣具有很大的慣性。


遺產繼承可以在特定時點加快地增加個人財富累積速度,成為個人財富的重要來源。不過,遺產在不同階段對于個人的重要意義并不相同,諸如在在經濟高速增長階段,個人收入可以對財富累積形成更大的貢獻,而經濟低迷階段,收入增速下降,遺產以及相關資產配置對于財富累積作用會更大。


此外,特定歷史階段的重大事件也會影響到遺產規模,諸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嚴重破壞了個人財富,個人所能夠留給后代的遺產規模明顯縮水,而且發達國家陸續推出針對個人財富的稅收政策,比如遺產稅、繼承稅、贈與稅等,也會降低遺憾安排。不過,總體來看,隨著全球老齡化趨勢加快以及經濟增速持續低迷,遺產對于個人財富總額的影響日漸顯著。


由于各國歷史累積數據差異較大,使得實證研究僅能針對法國、英國、瑞典、美國等國的遺產規模進行較長歷史的統計。法國方面,1820年至1910年,法國遺產繼承規模相當于國民收入的20%-25%;1950年該比例下降至5%左右,主要受到兩次世界大戰影響;到2010年,該比例已上升至15%,到2050年可能上升至25%,回升至19世紀初的水平。從美國方面,當前美國每年遺產繼承相當于個人20%-30%的個人凈財富總額。瑞典方面,19世紀,瑞典遺產規模約為國民收入的11%,此后有逐步下行的趨勢,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逐步回升,但是整體而言要遠低于法國、美國等主要國家。從存續遺產總規模看,現有研究推算,遺產總規模已達到個人財富的50%-60%左右,雖然歐美國家有所差異,整體趨勢是對于個人財富累積越來越重要。


鑒于遺產繼承對于個人財富的重要性日漸突出,解決好個人遺產繼承問題十分關鍵,避免因遺產繼承引發家庭內部紛爭,避免因為世代更迭引發家族事業波動。當然,這其中一方面,需要正確看待遺產問題,避免因為個人對于遺產有過于大的期待,尤其是超高凈值家庭,而影響個人進步和努力,這就需要在遺產繼承之前,梳理良好的財富觀以及個人價值觀,形成比較優良的家風。另一方面,希望被繼承人能夠用好遺產,避免遺產揮霍或者被他人篡奪。在此訴求下,在保障遺產繼承過程中,需要具有良好的法律制度安排和金融工具保駕護航。在歐美等發達國家,已經歷經了多個世代的交替,在遺產繼承方面已經逐步形成了比較好的做法,諸如設立遺囑,明確遺產分配方式,避免遺產紛爭;比如設立遺囑信托,通過獨立、專業管理遺產,進一步貫徹委托人的意愿,實現家業的凝聚;再比如設立家族信托、家族辦公室、私人特定目的信托、私人基金會等,通過特定工具和管道,進行稅收籌劃和規避風險,促進家業的有序、長期傳承,促進家庭內部人員人心凝聚,促進家族價值觀和家風持續傳遞。


二、遺產如何影響財富不平等?


針對個人財富,一個敏感話題就是收入差距或者收入不平等,這種不平等的加劇容易加強各社會階層的固化程度,使一個社會喪失活力,導致不同收入群體的對立和敵視,諸如美國占領華爾街行動等都是由于個人收入差距過大所引發的。


當然,這只是問題的一面,而另一面是財富不平等,而且財富不平等的程度要遠大于收入不平等,這已引起各國政府關注。以1%人口占有財富比例來看,美國、歐洲國家占比約為35%,我國約為30%;以財富的基尼系數來看,我國約為0.7,遠高于收入的0.4左右。而且根據《21世紀資本論》,隨著全球經濟增速進入低增長階段,資本收益可能持續高于收入增速,導致財富不平等程度會持續惡化。


那么,遺產作為財富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對于財富不平等會有怎樣的影響呢?遺產對于財富不平等的影響,學術界并不一致,早期更多認為遺產會加劇財富不平等,這主要在于遺產本身分布就很大,在遺產世代傳承過程中,會進一步加劇財富的不平等。在針對我國僅有的若干研究文獻中,也得到了同樣結論。而近年來,很多研究結果認為遺產有利于縮減財富不平等,其內在機制在于遺產在多個繼承人之間進行分配,導致遺產進一步分割,從而有利于降低財富基尼系數,降低財富不平等程度。


不過,最新的研究,突破了過往單期或者靜態分析,采用中短期進行模擬,得到的結果是短期遺產繼承有利于降低財富不平等,但是長期會加劇財富不平等,這主要在于長期看,對于高凈值客戶而言,繼承的遺產更多用于資產配置從而推動資本收入的增加,而低收入人群獲得的遺產更多用于消費,而且資本的形成和投資,財富差距會逐步擴大。


面對財富不平等的問題,各國政府并沒有坐以待斃,而且通過稅收的方式加以干預。目前,美國、日本等各個國家針對個人財富的稅種包括贈與稅、繼承稅、遺產稅等,均為累進稅,而且設定一定門檻,主要是將征稅對象瞄準高凈值客戶群體,但是會給予一定適當扣除,體現人性化的管理,目前來看來自私人財富征稅的規模并不大,占總稅收的比例較低,不超過10%。


當然,征收各類財產稅需要具有完善的個人財產登記和申報系統,否則可能導致大量偷稅漏稅,會極大提升征稅成本。為了應對此種情況,一方面,高凈值客戶會借助更多工具,實現稅收籌劃,另一方面,利用全球稅收水平不一致,尤其是部分地區成為避稅天堂的作用,極力降低納稅負擔。那么,從征稅效果來看,實證研究也沒有達到統一,多數研究還是認可征收財產稅有利于降低財富不平等水平,而且也有利于提高財政收入。


三、中國遺產繼承趨勢以及相關影響如何?


由于我國有關財富及遺產繼承的數據匱乏,很難弄清楚遺產在私人財富以及財富不平等的量化結果,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遺產繼承對于個人財富和財富不平等性的影響正在逐步放大,值得關注。


從個人財富累積來看,我國已經進入快速老齡化進程,隨著老齡化人口的增多,改革開放一代下海創業者開始進行代際傳承,其所累積的財富開始逐步向下一代轉移。此外,我國經濟增速換擋,收入增速相對會有明顯放緩趨勢,尤其是一些傳統產業感受更為直接,收入對于個人財富累積的貢獻會有下降趨勢。而且,未來資本市場的發展,其實更多為部分早期進行實業經營、參與PE等股權投資的富有人群獲得更多財富價值重估和變現機會,以資本為核心的財富累積速度會進一步加快。


可以看到,未來遺產對于個人財富的重要性會逐步增大,這一趨勢會與全球同步。而圍繞遺產管理和使用的核心問題,卻還沒有像海外可以得到很好的處理,一方面,國內居民的相關意識還不是很強,很多都是剛剛開始,尤其是普通居民,更是常常會因為缺乏遺產管理安排而導致的家庭財產繼承紛爭;另一方面,缺乏專業的人和專業的工具,很多路徑都還在探索,缺乏司法判例的確認。當然,國內部分金融機構已經看到了這個領域所存在的潛在業務機會,正在迎合部分高凈值客戶,通過使用保單、信托等工具,構架遺產財產、家庭事業代際傳承的制度體系,對于維持家庭、乃至社會和諧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當然,也必須看到,部分財富傳承方案過于簡單,存在法律制度隱患;投資者并沒有針對財產管理設置第三方監督角色;監管對于部分此方面的態度不夠明確,甚至很多概念還比較模糊,并不利于業務的規范發展。


從財富不平等來看,長期來看,國內收入和財富的不平等程度都在上升,尤其是財富不平等程度上升速度更快,這部分在于過去以房地產為而核心的投資增速有利于存量財富規模增長,而且國內金融機構客戶服務存在較大的不均衡性,對于高凈值客戶提供了更多的投資機會,而且部分資管產品還存在明顯的剛兌效應;而低收入人群難以享受到優質的服務,尤其是理財服務,近年發展普惠金融,更多是基于高息信貸業務,這部分業務使得很多低收入人群增大了盲目消費的機會,加之掠奪式的定價,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低收入人群的財富創造能力。遺產繼承短期是否會降低國內的財富不平等水平,似乎難以樂觀,有可能會通過未來以資本市場為代表的渠道,反而取得更大的投資收益水平,進一步拉大不同財富水平人群之間的差距。


image.png


從政策安排來看,我國通過扶貧攻堅等政策,逐步降低收入差距。不過,針對收入分配的實質性改革推進仍不理想,這也是收入差距一直處于較高水平的重要原因。而針對財富不平等更是沒有針對性的舉措,持續的財富不平等水平擴大,其實后續并不利于國內需求潛力的挖掘和社會和諧穩定。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已經到了有必要足夠重視收入差距和財富差距的階段,需要通過一定制度設計,征收個人財富稅,提倡勞動創造收入的美德,降低高凈值客戶通過遺產傳承所能夠實現的社會階層固化。具體來看,未來有必要針對個人遺產繼承和贈與征稅,需要設計好征稅門檻和稅率,給與必要的抵扣和政策優惠,包括鼓勵慈善捐贈等,以稅收手段逐步降低收入和財富不平等程度。


作者:資 管 小 生
來源:資 管 觀 察

責任編輯:wyx

研究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新書推薦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會議培訓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左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右